《歸去》

(歸去)之三十七
 
才步進「梅花門」,經過別院,白無涯看見大師兄共二師兄正在商議,乃往前向他們揖手請安,卻見他們神色有異,正想打探個究竟來,大師兄卻跟他說,候任掌門師叔古流香正在等侯他回來,馬上替白無涯引見。
內堂的門關上了,只得古流香和白無涯二人。
「無涯,很久沒見…
這次辛苦你了,一切順利嗎?」
「弟子很掛念師父你老人家呢!
托師父的鴻福,師父交托弟子去辦的事情,總算辦妥。


一個月後的立春時分,將會出席師父的接任掌門儀式的掌門人,有以下這些…」
古流香擺了擺手:
「先不說這些…」
隨即深深地嘆了口氣:
「無涯,為師問你,你愛亭亭不愛?」
「愛,當然愛,十分愛!」
一種不安的情緒,襲上白無涯的心頭。
「如果亭亭做了一些十分對不起你的事情,你會原諒她嗎?」
「無涯很愛亭亭,亭亭便是將無涯的頭割下了,無涯便由得她作櫈子就坐就好,那裡會有半點怪責她之意?」
那不安的情緒剛襲心頭,卻上眉頭,白無涯眉頭緊皺。


「亭亭得到無涯如此真心眷顧,真是幾生修來的福分!
只可惜,為師教女無方,實在對不起無涯你…
無涯的深情厚愛,只怕亭亭已無福消受!」
白無涯的雙掌掌心,已為冷汗濕透:
「便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只要亭亭共無涯一起,我們二人一起去承受一起去面對就好!」
白無涯說著忽然跪在地上:
「師父,你是無涯的再生父母,請受徒兒一拜!」
「起來吧!
是為師對不起無涯才對!」
古流香伸出雙手便要將白無涯扶起,但白無涯已運滿了內力,一時間竟扶他不起。


「無涯很長進啊!
『梅蔡扣玉』已經練上這種程度了!」
「徒兒原本是一無所有的,全賴師父悉心提攜裁培,才有這些好日字過,徒兒便如再世為人無異…
師父這番大恩大德,徒兒終生不敢或忘;
大恩不言謝,無涯只好一再強化自己,但求盡用一生的綿力,來報答師父對徒兒的知遇之恩和厚愛…
正好師父便要登上這門主之位,徒兒亦正好竭盡所能,協助師父將『梅花門』發揚光大…」
「為師從沒有看錯無涯,無涯是為師人生中的驕傲!」
白無涯一連叩了三個響頭,這才說:
「無涯衷心懇求師父答應徒兒一件事情!」
「為師有甚麼事情是不肯答應無涯的?
無涯起身再說吧!」
「要是師父不肯答應,徒兒這就長跪不起!」
古流香深深地嘆了口氣,良久,卻尚未回應。
「懇請師父將亭亭許配給我!」
古流香仰天長笑,笑聲滄桑,竟帶著無限的淒涼…


良久,古流香才說:
「為師本來便是要在接任掌門一事落實後,以掌門人的身分來將亭亭許配給你的…
只是世事豈可盡如人意?
如今,掌門已在為師接任掌門的當日,命令為師同時將亭亭許配給你的九師弟!」
白無涯但覺一顆心給掏空了似的,更如一直墮進那承受不了的無底的恐懼中的心潭;
破空的聲響將自己的雙耳籠罩,面前師父的身影由一個變作幾個,忽然再凝聚成一,逐漸模糊起來…
然後眼前一黑,再沒有任何知覺…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