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一
 
「何以投石?」
西門吹波想了一想:
「向心問路?」
「心有回答?」
「猶未可知…」
「可以向心問路?」


「因為不知去向…」
「甚麼不知去向?」
「情路茫茫…」
「何以情路茫茫?」
西門吹波想了好一會兒:
「情路之前,出現了岔口…」
「那是甚麼?」
「一字曰情,一字曰慾!」
「情生則慾死,慾死則情生?」
「的確如此!」


西門吹波深深嘆息:
「情本無私,慾卻是一己私心;
慾本無我,發乎情,卻衝不破!」
「吾兄不知甚麼是情,甚麼是慾,所以衝不破?」
「的確如此!」
「這情慾的本身,誰都衝不破,能看得開就好!」
「看得開的話,豈非要出家成憎,立地成佛?」
「這是逃避和消極的想法,成佛者,從來甚麼也沒有,只本著慈悲之心…」
白鳳仙頓了一頓:
「我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自當做一些凡夫俗子應當做的事情。」


「那豈不是也要隨俗,生兒育女,延續後代?」
「人免不了要隨俗,但要由心,且要由情而發,跟慾做朋友!」
「此話何解,願聞其詳!」
「為甚麼要延續後代?」
「這是作為人的天職!」
「那為甚麼吾兄只想共夫人延續後代?」
「因為吾妻是為兄心中唯一的女子,為兄很想共她生下一兒半女,以作情愛的見証!」
「你們間的情愛本來就有,還需要見証嗎?」
西門吹波點了點頭:
「看來的確是多此一舉!」
「吾兄跟嫂子的床事,本來由情共發,由慾得到共識;
逐漸地卻要因為生兒育女,成為負擔,再不能自已!
時間過得愈久,尚未能成功;
情逐漸變成一份責任,慾逐漸變成一種束縛…
最終情和慾終於分開了,卻仍在你們兩口子的心間共存…


你們的情共存在兩個人的心間,卻再也挑不起性慾,因為你們都不想讓對方去承受那再度沒法生兒育女的挫敗感!
吾兄開始找上別的女子,在床上與夫人共歡…
這是因為吾兄心間的情和慾逐漸地一分為二,正如生兒育女是為了要延續後代,而不是因為兩個人相愛一般…
在你們無私的坦白下,你們的慾念於你們各自的心間作出了控訴,所以都將慾念轉介到別人的身上,由自己的慾念去旁觀心中最愛的對方,都包括在雙方有共識的情愛中…」
西門吹波共其夫人垂頭尋思,正分別地解讀著白鳳仙的說話。
「看來果真如此,如何是好?」
西門吹波的夫人率先說。
「首先,情愛是嫂子你們兩口子的事情,在岸上投石的,無論是旁人,抑或是你們自己本身;
他們皆在情愛以外,所以你們根本上可以完全不理會他們!」
「這不是很自私嗎?」
白鳳仙回答西門吹波夫人:
「尚要再自私一點,也不必去理會你們之間能否生下孩子,一切隨緣就好!」
過了一會兒,西門吹波伸手到其夫人心房的位置:
「娘子,這裡是不是舒泰了許多?」
「相公呢?」


西門吹波的夫人亦伸手到西門吹波的心房前。
西門吹波點了點頭,其夫人倚在他的懷中:
「我也是…」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