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
 
御女者,先御其心;
御其心,必得其身。
欲填其洞,先填心洞;
身洞有三,心洞不一!
含吹㖭吮嗦,是為御女前戲,乃取口舌之道,攻其身,讓婦人屈服於胯前。
含次㖭吮嗦,亦是御女前戲,乃取口舌之道,攻其心,讓婦人傾心於自得。


蓋婦人者,身尤癢,則填之;
癢發自心,則先善其心!
拋搖磨擰搗,乃填穴之法,亦攻心之法!
此法最難練,由心不由人;
只可意會,由心揣測!
 
以上是《御女心經》的某章節的前言,這時候卻在白鳳仙的心間唸起。
很明顯,西門吹波跟他的夫人,在他們的內心的深處,卻互相排斥了…
排斥了對方!
想深一層,白鳳仙認為,其實是他們排斥了面對不了對方的自己!


那西門吹波面對不了怎樣的自己?
西門吹波的夫人卻面對不了怎樣的自己?
作為中間人,從而去化解他們兩夫婦心間的芥蒂,看來一點也不容易!
只是白鳳仙對那《御女心經》,從不懷疑,更充滿信心!
「吹波兄,於你所見,漣漪為何會在水中擴散?」
「因為水很靜?」
白鳳仙點了點頭:
「若然水很大,漣漪還會擴散嗎?」
「水大不大都是一樣,漣漪還是會擴散的!」
「為甚麼?」


「因為漣漪在水中!」
白鳳仙又點了點頭:
「若將心來比水,那漣漪又是甚麼?」
「那是擴散了的一點!」
「那一點相對於無限的水,有多大?」
「只一點而已,但最終會變成無限個越來越大的圈,佔據住所有的水!」
「你是這般認為嗎?」
西門吹波一時無語。
「如果我告訴你,水是心,漣漪之所以形成,是因為風,那風又是甚麼?」
西門吹波微笑:
「那一定是情愛!」
「為甚麽?」
「因為情愛能吹動心…」
「結果呢?」
「都將心填得滿滿的。」


「那風既將水填滿了,還會有嗎?」
「一定有!」
「為甚麼?」
「風繼續吹!」
「是誰為你帶來風?」
「我的夫人!」
西門吹波往身旁的西門吹波夫人望去,她自然而然地握住西門吹波的雙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白鳳仙也往西門吹波的夫人望去:
「那你的心一定亦有他的漣漪吧!」
西門吹波夫人點了點頭。
「風吹動了你的心?」
西門吹波的夫人回答白鳳仙:
「更佔據住奴家的心的全部!」
「如果我告訴你,這時卻有一塊磷角尖銳得能讓你的心受傷的石塊投進水裡,並蜻蜓點水地作其三連跳,結果形成了三個漣漪,這才墮入水中…


依你所見,這塊石塊卻是誰投進水中的?」
「一定是岸邊的旁人!」
「旁人是甚麼?」
西門吹波的夫人想了一想:
「情愛以外的世界!」
「也就是說,他們有住腳點?」
西門吹波的夫人再點了點頭。
「那他們的住腳點,一定是在情愛之外吧!」
西門吹波的夫人一再點了點頭。
「他們既有住脚點,那你們有沒有?」
「沒有,但情愛更加實在!」
西門吹波搶先回答,他的夫人倚在他的懷中,向他微笑。
「你們再往岸邊看去,投石到水中的,有沒有你們自己在內?」
西門吹波共他的夫人,卻一時間無語。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