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三
 
「怎樣即場示範法?」
「正好此間尚有稚女三名,都剛剛被為兄開苞了;
賢弟如不介意,何妨將剛才所說的諸種體位,都施展在他們的身上,為兄共夫人則從旁參悟,一起試練來著…
倘若練到甚麼不準不對的地方,賢弟正好一一撥正指教!」
「說來慚愧,鳳仙自有識以來,一直住在那洞穴內,便連半點朱唇亦未曾嚐過,只是未經人事的處男一名…
雖然持續修煉那可御女之真氣,有時趁那鵰兄不在,亦有自把陽物來宣洩…


然而於這男女的房事上,卻是經驗全無!
只怕是說來天下無敵,臨床時卻無能為力,唯恐貽笑於賢兄賢嫂面前!」
「賢弟要就是神仙下凡,只是凡心已動,那就順其自然入出吧!
只是凡人不免要入洞,正好亦身體力行,以見證賢弟之入世!
就算賢弟不是神仙,卻修來了一身御女的本事,現在正好有機會引証一下,錯過了,豈不可惜?
常言道: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之前賢弟獨自把簫奏樂,便如孤花自賞,不免寂寞,唯嘆沒有出路…
此時此間,卻有三女齊來侍候,正好等候賢弟前來調教,好讓他們習得一些上乘的床技,他日返回『蘭香閣』時,亦正好藉此謀生!
三來,更可增添為兄生兒育女,以至一索得男的機會!


此舉在賢弟一箭三鵰的同時,豈非亦一舉三得?」
「鳳仙跟鵰兄是至交,絕不會去射鵰的!」
「啊!倒是為兄用錯了比諭,為兄這便自摑嘴巴!」
西門吹波說著便要自摑嘴巴去,卻被白鳳仙制住了:
「賢兄不必自責,只怪鳳仙太也記掛鵰兄,對那『鵰』字尤其敏感!」
過了好一會兒,白鳳仙仍然無語,於是西門吹波先開口:
「賢弟尚是不肯答應?」
「不瞞賢兄,鳳仙其實早已想過,為弟的第一次,好應該奉獻給那能令為弟一見傾心,但願能共偕白首的女子…
所以,恕難從命了!」
「倘若賢弟往後真的能遇上能令賢弟一見傾心的女子,而她亦共賢弟比翼連理,共偕白首…


只是她卻早已為他人肏過,賢弟尚會跟她一起嗎?」
「當然會!」
「為甚麼?」
「這只是她的前事而已,為弟既愛她,這看來亦只不過是小事一樁,自當包容!」
「賢弟心胸豁達,實在難得!
普天之下,男子三妻四妾尚可,便是賢弟曾肏過別的女子,若然往後卻從一而終,不再娶妻立妾,便連碰也不碰別的女子一下,只怕賢嫂歡喜欣慰亦來不及,那裡會計較賢弟的前科?」
白鳳仙沉默了良久。
「除非你是看不起他們!」
西門吹波說著,目光卻往他身後的三名稚女瞟去。
「怎會!」
當中一名稚女爬身到西門吹波面前:
「小女子心甘情願,很想侍奉鳳仙相公!」
「我們也是!」
另兩名稚女亦爬身到西門吹波面前。
西門吹波哈哈大笑:


「賢弟看來是桃花命,甚得女子垂青!」
隨即向三名稚女說:
「那你們要問吾的賢弟,肯不肯答應!」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