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四
 
「你們叫甚麼名字?」
首先爬身到西門吹波面前的那名稚女,回頭回答白鳳仙:
「叫我小韻好了!」
白鳳仙點了點頭:
「你是第一個。」
「我叫小潔!」


移身到白鳳仙左旁的那名稚女回答。
白鳳仙再點頭:
「你是第二個!」
然後向右旁的那名稚女說:
「你呢?」
「叫我小珊吧!」
「你是第三個!
都記住你們的名字了!」
「為甚麼要記住他們的名字?」
西門吹波好奇。


「為弟很多東西都忘記了,卻不知是禍是福?
此番入世,能記住他們的名字就好…」
「那你是答應他們了,不怕會後悔?」
「即使後悔,有時比忘記好!」
「何出此言?」
「賢兄如果曾經歷過忘記,自會明白:
忘記,也許亦忘情,但忘不了心;
心若然經歷過,就會變得不一樣!
「賢弟為何忽然變得堅決起來了?」
「因為世事渺茫,心更不可測,為弟唯一可做的,便是堅持自己尚能記得住時的信念…」


白鳳仙一邊說著,一邊解除小韻的束縛:
「失禮了!」
面前的小韻已經一絲不掛,白鳳仙將她擁入懷中,往她的桃唇親去。
小韻感受到白鳳仙的熱情,偏偏他的動作卻是十分的緩慢…
那片溫暖的舌頭盡往她的唇緣舔去,一圈一圈地舔了好一會,這才搗進她的嘴裡;
然後頂住了她的舌尖,急頻地劇震,同時又吐出陣陣暖氣;
忽然卻將她的舌頭完全吸吮住,吸吮得極深,她的舌根傳來一陣陣微痛;
他的舌頭離開了她的口腔,卻抵住了她的鼻尖;
緊閉住雙眼的她張開雙眼來看,他卻以右手來掩上她的右眼,從而以拇指輕輕橫掃著她的眼睫毛,卻伸舌來吻她的左眼;
她被他吻得淚了,他將她左眼的淚水喝下,然後又去喝她右眼的淚水;
淚被喝下,他的舌尖卻自眼白㖭到她的眼球。
她若喜若驚,他的舌尖卻已探進她的右邊耳窩;
嚅嚅聲自耳內傳來,或緩或急地令她打了寒噤;
他的牙齒已輕咬住她的耳括,逐漸地輕咬住她的耳珠;
他這時卻將舌頭別過,以雙唇來輕吮她的粉頸,吮得嘟嘟有聲,一隻右手卻將她左邊的微乳完全握住,在搓著擰著她的乳肉的同時,掌心卻來且壓且捽她的乳頭…


小韻被白鳳仙把弄得輕輕呻吟著,西門吹波看在眼裡,心想這些吻法揉法自己基本上已能掌握,然而於那些細節上,看來尚未能掌握得完滿,跟白鳳仙所發揮出來的效果,絕不可同日而語。
這時西門吹波已將其夫人的上衣解開了,乃禁不住以雙手來搓弄其夫人的一雙乳房…
西門吹波的夫人那裡曾看見過一對男女調情於自己的面前:
男的技術好得沒話說,女的看來更是被弄得舒秦無比…
馬上閉起雙眼來向相公索吻,心中竟幻想著共自己熱吻的卻是面前鬍鬚核突,看清楚一點卻是年紀一點也不老,雄糾糾的小伙子。
小潔和小珊,則禁不住以雙手隔衣來探自己的一雙微乳,但覺兩粒乳頭都鼓起來了,硬得紅棗也似…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