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五
 
白鳳仙不知不覺地將安晴的精元收納於其丹田中,更自然而然地因而引發出自己的內力;
只是其琵琶骨給扣上了,始終運不起半點內力來…
等到金多寶將那琵琶鎖解開時,白鳳仙一時間仍舊湊不上內力來!
好在金多寶隨即在白鳳仙身上連點好幾個穴道:
白鳳仙的「梅蔡扣玉」內功心法忽然產生奇效,以安晴收入白鳳仙丹田內的精元作引子,一一地將金多寶那幾度往白鳳仙身上幾個穴位點穴的真氣,共收於其丹田中…
如此,白鳳仙受制的穴位自解,那幾度真氣更如川流入海地匯入白鳳仙的丹田,引發出白鳳仙其氣海內的內力…


眼見安晴便要被金多寶蹂躪,白鳳仙憤然出招,將一招領悟自「鵰兄」那「鳳舞九天」的「單鳳朝陽」蹴出!
金多寶擋上這腳,正奇怪剛才內息空盪盪的白鳳仙何以忽然間內力充沛如此地向自己發招?
乃借勢將安晴挾持在手中再說…
只是白鳳仙那裡會讓金多寶得逞?
「鳳舞九天」身法展開,後發先至地擋在安晴身前,自然而然地以其修習多年卻早已忘掉其名的一招「梅開二度」,自金多寶向安晴探來的雙爪迎上!
白鳳仙發勁,結果金多寶的雙爪抓不住白鳳仙的雙拳,更被白鳳仙的內力震開得身子微微後挫…
兩人對峙著,誰都沒有先出招。
「晴兒,快將衣服穿上,靠近牆邊,這人我理會得!」
「哦!」
安晴答應了,洞內某處地上有金多寶帶來的火把,能見度尚可。


「原來是練『梅花拳』的,你師父是誰?」
「『梅花拳』?」
白鳳仙但覺這名字似曾相識:
「我不知道!」
金多寶哈哈大笑:
「那裡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師父是誰的?
你認為我金多寶好欺?」
「我是真的不知道…
只知道,閣下絕不能將我留得住!」
說話卻從白鳳仙背後傳來:


「鳳仙,要是放生此人的話,對你對我都不好!」
白鳳仙想想也覺有理,乃點了點頭:
「那你只好認命了!」
說話間,面上滲透出殺意…
「哈,你認為你是吃定我了?」
金多寶知道既然對方有意至自己於死地,此番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乃全力地將其壓箱底的本錢「金剛功」運上!
忽地,四周無風但氣流扯動,紛紛回收到金多寶的身上,看來是金多寶將其「金剛功」運上到一個極其厲害的層次!
白鳳仙暗裡不禁叫苦連天,因為他此刻所能運上的內力,只得五六乘左右。
此刻的金多寶絕不可同日而語,拳掌爪指一一地招呼到白鳳仙的身上,氣勁速度更愈猛愈快!
白鳳仙只好展開其「鳳舞九天」身法,先避其鋒,從而找尋一個一招殺敵的機會!
「飛來飛去,真是一隻討厭的蒼蠅!」
金多寶忽然改變路線,向安晴攻去!
明知這只怕是虛招,白鳳仙仍然全力往安晴營救!
結果中了金多寶的一脚一掌和一指,頹然地跌倒在地上!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