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四
 
金多寶哈哈笑著,便要走前向赤裸全身的安晴迎上。
「我操你娘!」
語聲帶著勁風,從金多寶的背後傳出;
金多寶一個轉身,以右掌迎上那飛身蹴來的一腿。
只是這腿腳力奇猛,遠遠超乎金多寶的想像;
金多寶但覺虎口傳來劇痛,好在其「金剛功」尚可抵受得住,一隻右手未至於報銷…


但仍難免被震退十來步,金多寶一個斜身,卻借力迎向安晴的所在!
原來,這一腳發自白鳳仙!
白鳳仙所修煉的《御女心經》,講究陰陽調和,剛才他共安晴一再交歡,不知不覺間已吸取了安晴的精元,收納於其丹田當中。
卻原來,白鳳仙數日前共小韻交歡,結果昏死過去時,早在昏死間被西門吹波餵服了「軟骨化功散」…
及後西門吹波命令家丁將白鳳仙的四肢以鐵鍊扣扣上;
再找來曾在刑部司職的朋友,那人收授了西門吹波的銀票,以瑟琶骨鎖將白鳳仙的瑟琶骨扣上,以提防白鳳仙藥力過後,一旦發難起來,那就不好對付…
然後將白鳳仙收押在他家不遠的一處水濂洞中,等候到時早被西門吹波打點好的衙門中人前來,將白鳳仙押送回去,治他一宗「強闖民居」、一宗「姦淫擄掠」;
根據「大宋律法」,以上兩宗罪名共在一起,罪可至死!
白鳳仙被囚困在水濂洞內,早被西門吹波那曾司職刑部的朋友點了啞穴:
因為他這朋友只怕白鳳仙會大呼小叫,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而他這朋友司職刑部時,最擅長嚴刑迫供;
懂得點穴的他總會先將疑犯的啞穴點上,這才嚴刑迫供,則不在話下。
洞內不見天日,大約過了幾個時辰,西門吹波卻獨個兒前來,要向白鳳仙說出一些「風涼話」,好讓白鳳仙死前,自己可以在他面前「吐氣揚眉」一番,出一口氣!
安晴最瞭解其丈夫,一直留意著他的動靜,見他神色可疑,卻在其後暗裡跟蹤…
臨近水濂洞前,安晴終被西門吹波發覺;
安晴說自己跟來,只是想跟西門吹波共見白鳳仙一面;
西門吹波怎樣亦不肯答應,將安晴拒於洞前!
西門吹波跟安晴說白鳳仙只會被判刑期一年左右,安晴卻那裡會相信?
只怕白鳳仙會被判殺頭,至少也會被判個無期徒刑!
安晴卻終於答應了留守在洞前,心裡卻另有打算…


正所謂「有錢使得鬼推磨」,安晴打聽到衙門那方面會派出「四大名捕」當中的其一,往水濂洞將白鳳仙押走,大約的時分亦掌握了,但不能確定來的卻是「四大名捕」的誰人!
於是她提早前往,亦正好一解其相思傾慕之苦;
還帶備了大量銀票,希望那前來的「名捕」,肯收授她的銀票,將白鳳仙放生!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