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七
 
「晴兒,你無礙吧!」
白鳳仙將安晴抱入懷中。
「我沒事,只是此人要死得透徹才好!」
安晴別過頭來凝視躺臥在地上的金多寶說。
「這倒容易!」
白鳳仙別過懷中的安晴,蹲在地上,以雙手持住金多寶的頭顱一扭,但聽「咔勒」一聲,金多寶的頭臉自朝向洞頂朝到地面。


「晴兒,跟我走吧!」
「到那裡去?」
白鳳仙一愕,這才回答:
「我們遠走高飛,天涯海角,自有我們能容身之所…」
「然而鳳仙豈不是要尋回自己的身世,找出一直佔據住自己的心的人?」
白鳳仙一時間無語。
「晴兒始終不能佔據住鳳仙的心,就由得晴兒在鳳仙的心住上一角就好!」
白鳳仙嘆了口氣:
「那晴兒要回到夫君身邊?」
安晴捧住白鳳仙的一張臉,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始終吹波才是安晴的夫君,安晴既是他的結髮妻子,豈可對他棄之不顧?
天長地久,我心悠悠,一直將鳳仙惦念住就好!」
「如此,豈不是十分為難安晴?」
白鳳仙以手背拭去安晴的眼淚。
「安晴日後每日懷念鳳仙,每天為鳳仙祈福;
一顆心都不知活得幾實在,那有半點為難?」
「晴兒既然心裡有我,豈可奉身於他人?」
「鳳仙活在奴家的夢,奴家在夢裡共鳳仙一晌貪歡,已是上天的厚賜…
有夢就夠,何必多求?」
「夢何其晃忽?


活在當下,有你有我,這才有情,有天有海有地!」
「活在當下,倒不如活在夢中;
夢即使撲索迷離,一夢尚可再夢;
活在塵世,才不好過!」
白鳳仙聽得安晴如此說,乃深深地嘆了口氣:
「汝既有夢,何必有我?」
「吾自有你,方可成夢:
夢裡的你是我心中的你,夢外的你卻是你自己!
在夢裡,鳳仙已是安晴的全部!」
「人豈不是要活在當下,才可有夢?」
「這不重要,只是鳳仙夢裡夢外,亦不只安晴一人!」
「我夢豈不早已遺忘了?」
「遺忘,也是夢的一種,即使遺憾,亦不至於遺失…
況且鳳仙夢外有夢,所夢的,尚不止安晴一人!」
白鳳仙想起小韻來了,更深深地嘆了口氣:


「人生看來真的是大夢一場,當中更有一層一層剝開了的還有…
還有還有的無止境的夢!」
「所以我們能在對方的夢中一直地活下去就好!」
白鳳仙點了點頭,執住安晴的一雙手:
「執子之手,偕夢到老?」
安晴將白鳳仙的一雙手更加握緊:
「春來秋往心同住,此夢綿綿無了期!」
白鳳仙的心不期然地唸著:
「春來秋往心同住,此夢綿綿無了期!」
「是告別的時候了…」
白鳳仙心裡絞痛:
「何妨稍作逗留?」
「我怕我會改變主意…」
白鳳仙向安晴索吻了,激情間,互相將對方的衣服脫下。
「只一次就好!」


白鳳仙答應了,點了點頭。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