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八
 
風嘯嘯,草淒淒,情渺渺,意茫茫。
白鳳仙在一處杳無人煙的亂草叢生處,打坐在地上。
告別了安晴,白鳳仙從安晴離開的相反方向:
他奔、他走、他行,終於在這裡停留。
有一種夢,叫做美夢;
有一種愛,叫做深愛;


有一種情,只好淡忘;
有一種癡,只好留低…
白鳳仙深深地嘆了口氣。
小韻很憐人,她猶如微風,輕輕地將白鳳仙的心吹拂。
安晴很動人,她彷似亂草,重重地將白鳳仙的心綁住。
偏偏白鳳仙的心中,早已住上了一個早給忘卻了的人;
便連她的名字,她的相貌,亦完全不知道…
只有一種情愛的感覺!
往後如何是好?
白鳳仙不自覺地自懷內探出一些物事來把持在手中:


當中有一部《九陰白骨爪》,一部《御女心經》,還有總共好幾千両的銀票。
《九陰白骨爪》和《御女心經》,皆是安晴臨別時歸還給自己的,卻不知她是如何自西門吹波那裡偷取回來?
至於那些銀票,則是安晴自金多寶的屍首上搜出;
安晴吩咐白鳳仙一定要將之帶在身傍身…
白鳳仙不期然地回味最後的一次共安晴的翻雲覆雨;
慾念已冷卻,但情愛的感覺尚在心間,一一細味!
忽地一道強光自天上傳來,便如一團白日,只是白日為何會變得這般大?
強光漸弱,白鳳仙凝目注意,這才看得出,那是一隻極巨大的,有三腳鼎立的銀色夜光杯,夜光杯的底部,中間有一個如來的標誌。
忽地那如來標誌傳來一道柔和藍光,那藍光徐徐地往大地降臨;
藍光漸散,白鳳仙面前不遠處,站住了一對身穿銀色長袍的男女。


白鳳仙往前靠近,雙手作揖:
「你們是神仙?」
「閣下這般理解無妨,然而你們所說的神仙,其實是住在你們所說的九天之外,某星星之中!」
白鳳仙不禁抬頭來看,那極其巨大的夜光杯已不見了;
光天化日下,亦不見有星!
這才往那男的神仙打量去,只見他眉清目秀,英俊非常,看來只不過二十歲左右,乃雙手作揖:
「敢問神仙名字!」
「我叫龍嘯天,本來也是住在地球,I mean神州大地的人。」
『地球』,『艾免』?」
「對不起,是我用錯語言了,『地球』是凡人居住的地方,『艾免』則解作『我的意思』…」
「那你是飛昇成仙了!」
龍嘯天點了點頭:
「絕對可以這般理解!
請問閣下,現在的皇帝是誰?」
「我不知道,在我小時候,則是真宗!」


「能讓我探一探你的頭嗎?」
「神仙隨便!」
白鳳仙對龍嘯天完全沒有介心。
「原來是十餘年前的事情,袓娜,汶俊這次又算錯了時間!」
那女的神仙輕嗔:
「師哥他就是趕住跟他的頌伊會見,時常出錯!」
白鳳仙自語音向那女神仙打量去,但見那女神仙美得不可方物,人世間一切的詞語亦不足以形容。
龍嘯天點了點頭:
「的而且確,現在跟王風雷和西城勇所穿越的年代,還早了許多!」
「甚麼王風雷,甚麼西城勇?」
「他們是數百年後,能穿越時空的人!」
白鳳仙更一臉茫然。
龍嘯天頓了一頓:
「倘若有緣,人人都可穿越時空,超越生死!」
「這看來太渺茫吧!


敢問神仙,何謂情愛?」
祖娜執住龍嘯天的一雙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龍嘯天往祖娜的臉吻去:
「雖然我們不會老,因為我們是你說的神仙…
然而在凡人來說,情愛尚能經得起天荒地老的!」
「只可惜我連記憶亦沒有了!」
「我剛才豈不是在向你探頭間回復你的記憶了,你想想去?」
白鳳仙尋思,只見那道柔和的藍光再次出現;
兩名神仙不見了,連同那巨大的月光盃亦消失…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