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
 
「你們三位神仙,皆懂得武功?」
「我飛昇作他星人前,曾是地球人,出生在跟你同一朝代,現今的你之後的好幾十年,因緣際會,修習了一些武功…」
龍嘯天道。
「依你所說,武功修煉至極,尚可飛昇成仙?」
「飛昇成仙尚要習得飛昇之法,但亦殊途同歸…」
龍嘯天回答。


「小女子亦曾投胎到地球上,以完成一些任務;
當中亦修煉了一些武功,更跟天哥遇上了…」
安祖娜說著執住了龍嘯天的一雙手。
龍嘯天點了點頭,往安祖娜的額上印上一吻:
「幾經艱苦,我們方可一起!」
(龍嘯天和安祖娜的故事,記錄在拙作《來自他星的你》當中。)
「你們少來打情罵俏!」
杜汶俊清了清喉嚨:
「至於我,卻是不折不扣的『釋平星』人,一直都有修煉跟他們同出一轍的武功,只是武功不及他們,才一直被他們欺負…」
說著白了龍嘯天和安祖娜一眼,回頭才向白鳳仙說:


「據悉你也是練武的,他日你將武功練好,有緣再遇上他們的話,最好打發打發他們一下,替我吐吐悶氣!」
「在下所學的武功,卻豈能跟三位神仙相比?」
龍嘯天道:
「兄弟此言差矣,本人在兄弟這年齡時,武功只怕尚不及兄弟的一半;
一直練到年近百歲,才可返老還童,飛昇成仙,跟祖兒重遇…」
「依你所說,你們之間,經歷了很長時間的分離?」
龍嘯天點了點頭:
「一別就是七十年!」
安祖娜執住龍嘯天的一雙手,凝淚於睫:
「天哥共我,於不同的時空,對時間有不同的感同身受…


人間的七十年對我才說,便只幾天而已;
然而我亦曾投胎為人,很明白日子是怎樣一天一天地過的: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便是這個意思!」
「七十年而已,反正我當時還死不了,盡其數亦只不過可抵一生一世;
祖兒對我的濃情厚愛,卻令我每一天如淋春風;
我心間對祖兒的掛念,又豈只在一生一世?
唯恐自己越來越老,再遇祖兒時變得有心無力…」
「天哥,『天老地老情不老』,我們再遇時,便是你的容貌外表跟一般年近百歲的老人家無異,然而天哥在我的心中,卻從沒老過…
即使你外表蒼老,面上的每一條皺紋,亦只不過見證你在蒼茫歲月間,每一天一點一滴地,凝聚了天哥你對我的思念而已…」
杜汶俊沒得好氣:
「你們兩位,就少來談情說愛成不成?」
情愛原來是這般的,白鳳仙好生響往。
安袓娜卻沒有理會杜汶俊,只緊緊地倚在龍嘯天的懷中,龍嘯天輕撥她的秀髮:
「兄弟,你的內力不弱,算得上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你所悟出的輕功和身法,沿自前朝武林一奇人,文武全材的劍仙李白;


至於你所修煉的『九陰白骨爪』,則沿自武林的一套絕學《九陰真經》!
兄弟要是單練『九陰白骨爪』,卻不完全,亦甚虧損…
既然我們能有緣遇上,我亦見你心地不壞,這就將全套《九陰真經》傳給你,就當作一份見面禮吧!」
白鳳仙雙手作揖:
「萍水相逢,在下愧不敢當!」
「哈,你的心中倒是一萬個樂意接納的,休得瞞我?」
白鳳仙一時間無語。
「你馬上便能將整套《九陰真經》了然於胸,但尚要按步就班地練上去,假以時日,方可有成!」
「大恩不言謝了,請受在下一拜!」
龍嘯天馬上將白鳳仙扶起:
「要記住,人有了能力,這才責任重大,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才好!」
龍嘯天說著,一隻右手往白鳳仙的頭頂壓下,另一隻左手卻按住白鳳仙的心房…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