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一
 
人,原來也有面對不了的時候!
面對不了往事!
面對不了自己!
原來,有時候…
遺忘,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遺忘,也有遺憾和遺失的感覺…


白鳳仙不再是白鳳仙了!
因為白鳳仙已回復記憶!
然而,他會永遠記住,白鳳仙這個曾是自己的名字,與及自己曾是白鳳仙時所發生的一切!
只是現在,他已回復白無涯這個身分了…
做回白無涯,前路茫茫,自己的人生卻怎樣走下去才好?
有一些事情,有面對的必要;
不面對,怎能解決問題?
然而,人總有面對不了自己的時候…
面對不了自己,人生未免亦會停滯不前!
退一步,未必海闊天空…


只是…
當記憶回復了,但一顆心不能將它接納和包容時…
還是返回那遺忘的起點…
看看到時心有沒有說話要跟自己說!
白無涯走到市集,往一間客棧吃了一頓十分豐富的,還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開了一間房,獨個兒再以酒為伴,臨近天光,方可入眠!
他已習慣獨處,只是從前尚不知寂寞,獨處時不必以酒作伴…
在那山洞中,雖然沒酒,但有離開作目標,有鵰兄作朋友;
知道回復記憶是急不來的,每天修煉《御女不經》和《九陰白骨爪》,都不知活得幾充實!
此刻天大地大,卻不如身處那山洞內,還是先回去吧!


於是白無涯再吃一頓,卻滴酒不沾;
洗了身,退了房,換過一身新衣服,本想將鬍鬚刮去,想深一層,還是將它們保留比較妥當。
白無涯還準備了一大包的乾糧,好幾壺水;
這才開始認路,返回那山洞下將鵰兄埋葬的土地前。
白無涯五體投地,向埋葬在地下的鵰兄三叩首;
然後他自言自語,向鵰兄傾訴起來:
一再提問,假設性地問了許多問題;
又將心中的種種打算向鵰兄禀告。
其間亦將食物擺放在地上,往地上倒了水,跟鵰兄共吃了三餐;
不知不覺間,已是一晝一夜。
「鵰兄,我一定能做到的!」
此刻的白無涯,想到的是更綿長的內力,更上乘的輕功!
於是白無涯閉上雙目打坐,來練他的《九陰真經》。
冥想中,他看見一名看似弱不禁風的前輩,來向自己展示一套最上乘的輕功身法…
白無涯知道,他一定是劍仙李白。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白無涯但覺周身精力充沛,大有不吐不快之意。
馬上張開雙眼,依照劍仙李白的輕功身法,幾次起落,已攀升到那葬身在山洞內,傳授給自己《御女心經》和《九陰白骨爪》的前輩的山洞前!
白無涯自洞前躍出,便如大鵬展翅,驟眼看去,亦跟飛將軍無異;
只在半空中換了幾次氣,往峭壁上點了幾點,便安然就落地上。
「鵰兄,我做到了!
以後有師父陪你,你亦不至於寂寞吧!」
於是白無涯以雙手挖地,將鵰兄的屍首掘出…
只是鵰兄的屍首已腐爛了,白無涯不堪目睹。
白無涯抱住鵰兄的屍首,運起輕功,幾番起落,飛身回那山洞中。
往地上叩了三個頭,一口氣以雙手挖出泥土,好讓鵰兄跟師父合葬…
白無涯一再道謝拜別,這才走到山洞前:
「從那裡墮下,自那裡攀上,無涯要面對自己的過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