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九十
 
卻原來,小韻那天共小潔和小珊自白無涯(白鳳仙)昏倒然後被擒後,回到鴇母那裡時,西門吹波早已暗地裡將小韻一次過贖身,作出了別具心裁的安排。
他們三人皆被西門吹波開苞了,但跟小潔和小珊不同的是:
小潔和小珊這才在鴇母旗下的妓院成為搖錢樹,開始正式接客,小韻卻被安排送往某三不管的山寨賊巢去。
原因是西門吹波看得出其夫人安晴喜歡上白無涯,心間對白無涯嫉妒;
而西門吹波亦看得出,三名雛妓中,白無涯最鐘情於小韻,「愛屋及烏」,西門吹波就是要小韻不好過,生不如死!
起初,那寨主貪小韻夠新鮮,乃獨自將她收下來寵幸:


開始的幾天還好,那寨主雖然粗暴,尚將她當作人來看待…
開始玩厭了,卻將小韻由主角淪為配角,共寨主夫人和其他寨主比較喜歡的女子一起共寨主共歡。
這時候,要是小韻有半點不能讓寨主稱心滿意,那寨主對她拳打腳踢還不止,其夫人更會去扯她的頭髮,往她的身上滴蠟去…
小韻只好聽教聽話,盡量讓自己迎合,便是要喝寨主的尿,吃寨主夫人的屎,亦笑臉相迎!
等到寨主對她完全玩膩了,寨主卻將小韻分配給他的兄弟…
山寨裡的權力分配是作層遞式的,寨主的兄弟一一都將小韻玩過了,又將她分配給他們的部下…
然後,輪到部下的部下…
終於,小韻淪落到真正的「人盡可夫」!
試過最高的紀錄,由傍晚開始,一直到天光,小韻的嘴裡陰裡肛裡被肏過的陽物,總共一定不下於一百根!
小韻的年紀尚小,月事才來潮了一兩次,只怕是內裡早給搗壞了,始終沒有成孕,卻開始惹來一身的花柳。


起初尚有大夫替她醫治的,往後病情越來越嚴重,再沒有大夫來替她醫治。
也沒有人再敢動她了,小韻以為自己已經甩難,那知道…
她被安排被狗隻來肏,被驢子來操,被脫了牙的蛇游入其中,來讓賊眾圍觀…
淪落到這個地步,已沒有多少人來看守她,小韻找到一個機會,離開了山寨…
一路上,倒有見她可憐的人,就賞她幾個銅錢的;
也有不怕死的男子要求共她交歡的,小韻答應了,也換得好幾個銅錢!
小韻大約知道,自己的一身花柳,是會傳染給別人的;
所以遇上了來強卻不給錢的男子,亦毫不在乎!
病情愈漸爆發,小韻愈漸身體不適;
這一夜小韻走到湖前,想到趁住自己尚有力氣,倒不如投湖自作了斷…


又想到,自己來到這世界時,豈不是只有赤裸之軀…
現在,除了一身的花柳,亦是一無所有,好應該回復赤裸之身,與及一顆赤子之心!
天可憐見,要是能再世投胎,身作畜牲都好!
投胎成人的話,切勿身作女子,成為男子的附屬品!
正要往湖前爬行去,享受自己能作主的生命的最後一程,面前卻出現一名男子了!
小韻恨意油生,臨死前將花柳傳染給他就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