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九
 
惆悵一夜,自斟自飲:
汝之不在,何以為人?
眉梢有話,猶豫莫近;
凡此鎖鎖,雖昨尤今。
舌底生春,共赴巫雲;
飲還復飲,溫又重溫。


朝來暮去,匆匆聚散;
汝之不在,誰與同飲?
 
一輪新月化作安晴的臉,倒影湖上;
湖旁的白無涯,只好繼續自斟自飲…
酒越喝得多,人越變得輕!
心卻更沉重!
白無涯凝視著安晴的臉在湖面逐漸消失得一點無存…
他哈哈大笑了!
笑得眼淚直流,倒跌在地上!


月亮掛在天邊,逐漸地,竟凝聚成古亭亭的臉!
白無涯哭了!
古亭亭看似正向自己譏笑。
白無涯彈身起來,一拳便要將她的臉打散!
然而白無涯武功再高,亦沒有可能能打散一輪明月!
一連出了好幾十拳,古亭亭的笑臉尤在…
笑臉更增添許多看不起自己的詭異神情…
白無涯別過仰視,往湖上看去;
偏偏古亭亭的臉,卻倒影湖上!
白無涯哈哈大笑,解開褲檔,乃往湖上將一大泡的尿射去!


一尿雖長,亦有盡時;
狂笑中,白無涯的一雙淚眼一片模糊…
忽然有一名女子爬行到自己的身旁,白無涯空負一身絕世武功,竟然這才驚覺得到!
依照她所爬行的速度來看,她是爬行得極久才到達這裡的:
就如一些活得不好的人,因為生命太不堪,所以覺得光陰太長,人生漫漫,終於爬行到一個名叫「死亡」的關口前。
那女子是赤裸全身的。
明月下,她皮光肉滑,反射出一片幾乎勝雪的雪白膚色;
只是白得太詭異,形同鬼魅!
然而在白無涯來看,她尤如一隻將殺意滿佈在由恨意自口中吐出來的絲來結張成網,且將獵物收緊來捕殺的母蜘蛛!
那麼…
白無涯所吐出來的恨只傷自己,卻傷不了人:
他一定是一隻不懂得傷人的公蜘蛛吧!
據悉,母蜘蛛也會將公蜘蛛捕殺的!
但公蜘蛛死前,母蜘蛛會先共公蜘蛛交歡!
如此甚好啊!


「相公,尿爽得很吧!
我免費給你更爽的…」
「好啊!」
她不由分說,便將白無涯的那話兒沒入一雙桃唇中。
還抬頭來看白無涯,絲絲的一雙媚眼,極具挑逗的能耐。
《御女心經》,練就到白無涯的境界,龜頭上能生「氣覺」,且具「記憶」,能記得住每次每個曾入過的洞,以調校自身來作出迎合。
所以,即使她的臉上滿佈紅疹小疱,白無涯尚能將她認出來。
她卻是一時間不能將白無涯認出來的…
因為白無涯去找安晴時,要將自己最好看的臉面對她,早將自己的鬍鬚剃去!
「小韻,原來是你!」
小韻這才認出白無涯,乃仰望白無涯呆住了,半根陽物尤在口中。
「你生病了!」
小韻馬上將白無涯的陽物吐出:
「我本是來投湖自盡的,卻遇上了你,我以為你是其他男人,所以…」
「所以你就想將你的病傳染給我!」


小韻點了點頭:
「我恨透天下間所有的男人…
除了你!」
白無涯嘆了口氣:
「我心間亦有恨!
唉,你已病入膏肓了,所以要自求了斷!」
小韻點了點頭:
「所以我不能害你!」
白無涯微笑:
「何害之有?
你求死而已…
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