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朗哥,仲未走呀?」阿仁問。
 
「未呀,仲有排搞!啱啱公司個Server死咗,好辛苦先搞返好,點知又到個客嗰邊死,老細咪要我留到十二點確定無事先俾走囉!唉,真係黑仔!」說話的是林天朗,三十歲,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接近七年!
 
「咁你又真係黑仔啲嘅,不過我都係勸你早啲走啦!唔好話我唔提你,如果你夜咗走,你千祈唔好搭上環架尾班地鐵呀。」阿豪在一旁裝神弄鬼的說。
 
「痴線,夜咗走唔搭地鐵搭咩呀?唔通真係的士呀?成舊水咁鬼貴,公司又無得Claim!唉,仆街,個Server又死!」阿朗邊回應邊處理手上的工作。
 
「咁你又唔好話佢喎,佢都係為你好先同你講,你知唔知……」阿仁在說話的時候,阿豪突然用力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這一微小的動作,和阿仁突然的停頓,都引起了阿朗的注意。
阿朗這七年來在公司這七年來,學懂的除了如何卸膊之外,另外還學懂了觀人於微的特別技能。
 
剛剛阿豪那一下撞擊,只有當他在提醒別人說錯話或提醒別人不應提起某事而做出的小特徵。
 
所以,即使手上的工作再緊急,阿朗也稍為停頓,並把視線投向他們。
「咪住先,唔好講啲唔講啲好喎!搞到我心掛掛,陣間個Server搞唔掂我留返啲屎俾你兩個執架!」
 
為了讓兩位同事就範,阿朗出動了這種職場大絕:「蘇洲屎」。
 


「哇,咁仆街嘅嘢你都講得出?」兩個同事一起說。
 
「我唔止講得出,仲真係做得出架!反正依家大把時間,Hea到十二點走,聽朝我就Home Office,你兩個就返嚟執屎!」阿朗說話同時,從抽屜裏拿出了一本雜誌,看來是真的不打算工作了。
 
「得得得!阿朗哥,有事慢慢講,你想知咩事,我咪講你知囉。不過係驚你唔信啫。」阿仁知道阿朗不是說笑,馬上改口。
 
「係囉朗哥,你搞返掂個Server先啦,你留啲屎俾我地,我地真係搞唔掂架。」阿豪也說。
 
阿朗偷偷看了兩人一眼,便放下手上的雜誌,開始在鍵盤上不斷敲打著。
 


「搞掂!好啦,到你地講啦!究竟咩事先,神神秘秘咁唔想同我講!」五分鐘後,阿朗抬頭看著兩人。
 
「朗哥咁快搞掂啦?真係勁,咁我地都係……」兩人見Server的問題已經解決,竟想逃走。
 
「走呀,你地咪睇下聽日返嚟會點囉。」說完後,兩人乖乖回到原位。
 
「點呀,想講啦?」阿朗看著二人,臉上露出勝利的賤笑。
 
「其……其實係咁嘅,朗哥你最近有無留意網上瘋傳緊一單嘢呀?」阿仁開口。
 
「網上日日瘋傳咁多嘢,我鬼知邊單咩,你唔係諗住叫我上網自己搵呀?」阿朗略帶不滿地說。
 
「唔係,點敢呢?其實最近,網上有一篇文章關於上環地鐵站,有一個人聲稱去搭尾班地鐵,但之後消失咗無再留言。因為嗰個人幾乎每日一Post,但竟然連續幾日都無再開Post。啲人就開始討論究竟發生咩事,有啲人又話俾外星人捉走咗、有啲又話條友特登唔再出Post扮失踪、另外又有啲人話果個人發現咗地鐵嘅秘密,所以俾地鐵職員捉走咗!」阿豪見阿朗有點不滿,馬上補充。
 
「哦,嗰個Post我知呀,我見佢上個星期長期留守喺熱門度。不過呢啲咁嘅Post,應該都係假架啦!你地咁緊張就係想講呢單嘢?」阿朗聽到後,不肖的笑了一笑。


 
「朗哥,如果淨係得啲留言,我地梗係唔駛咁同你講啦!最大問題係,嗰個Post入面嘅主角,係我地朋友呢!」阿仁歎了口氣,帶點無奈地說。
 
「吓?唔係啩?咁你地咪知道發生咩事囉?」阿朗終於明白,為甚麼兩人會這麼緊張,原來是知道一些「內幕」。
 
「唉……呢一層……」阿豪和阿仁都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阿朗感到事情真的有點不尋常。
 
「朗哥,呢度講呢度散,我地都唔想惹啲咩麻煩。其實果日開完Post之後,開Post嗰個人,即係我朋友有打過俾我,佢失踪之後,差佬都有嚟問過我啲資料,直到依家都仲未搵返我朋友!所以,你要應承我唔好周圍講。」阿豪嚴肅地說,阿朗也認真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果一日,我朋友阿達開咗Post,諗住同其他人Share下尾班車嘅情況,佢開咗個Post一陣,本能都Keep住Update,點知過咗一陣,我就收到佢嘅電話!」阿豪開始回憶當時的情況。
 
「阿豪,大鑊啦,我撞鬼呀!」電話裏傳來一把驚恐的聲音,是阿達。
 
「係咪阿達呀?你講咩呀?我完全聽唔到呀,大聲啲啦!」阿豪那時在家裏大喊。
 


「我話我撞鬼呀!而且佢地依家就喺我身邊!」阿達稍稍提高了聲量,但感覺得到他比剛剛更加恐慌。
 
「吓,你講乜呀?你係咪飲撚醉咗呀,快啲瞓啦屌!」阿豪聽到阿達的「瘋言瘋語」,本想立刻掛斷電話。
 
「咪住……我……我叫鬼仔達,因為係混血而俾你班仆街咁叫!我同你識咗十二年,第一次見果陣因為你執咗我跌嘅二十蚊,所以我同你打交,之後俾訓導主任『黃腳雞』捉咗去罰企操場!仲有當年你溝校花……」阿達說到一半,阿豪便打斷了他。
 
「得得得,唔駛講啦,我信你無醉!但……但係你話撞鬼,仲要喺你身邊,好難信喎?你打得俾我點解仲唔走呀?」阿豪雖然相信阿達是清醒的,但實在很難相信他真的見鬼了。
 
「我唔係唔想走呀,我依家坐咗喺架地鐵度,唔知搞乜做未到站!我喺上環搭咗幾分鐘都仲未到中環……死啦死啦,佢地好似開始留意到我……」阿達明顯愈來愈驚慌。
 
「你……你冷靜啲先……可能地鐵故障先咁耐啫,你知依家地鐵架啦,有邊日唔壞架?同埋,你點知佢地係鬼呀?」阿豪開始感到事態好像有點奇怪。
 
「故乜鬼嘢障,故障有廣播架嘛,我乜都聽唔到囉!仲有,你問點知佢地係鬼,我話你知,頭先我上車果陣一個人都無……但臨閂門果陣,其他車廂突然多咗好多……好多『人』,本來佢地個個都係耷低頭,各有各咁企,但佢地……佢地依家開始慢慢抬頭,唔知......唔知係咪發現咗我……唔……唔係佢地同類……點算呀依家,救我呀阿豪。」
 
「吓……我唔識捉鬼架喎,點救你呀……一係你試下上網搵方法啦,再唔係,你試下唸經祈禱,總之捱到落車就無事架啦!」雖然阿豪仍然半信半疑,但他認識的阿達並不是會在深夜跟他開這種玩笑的人,所以仍盡力給他建議。


 
「吓,唸咩經呀?馬經波經財經我就識……仆街啦,佢地全部擰個頭過嚟望住我!屌,佢地個樣……仆街!」
 
阿達說完這句後,阿豪聽見「砰」的一聲,猜想是電話掉在地上產生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電話只傳來空洞的「嘟嘟」聲!
 
「件事就係咁啦,之後我嘗試再打俾佢,佢部電話好似無咗訊號咁,一打去就飛咗去留言!」阿豪搖了搖頭,好像有點自責的樣子。
 
「之後,我同阿豪就喺啲討論區出Post,但始終都搵唔返佢!之後我地仲上埋佢屋企,但又係咩都無發現!」阿仁也在一旁補充。
 
「咁……有無可能佢只係離開咗香港,又……又或者係匿埋咗……」阿朗說完後,才發現那些粗淺的理由根本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唉,就算係,佢都可以留個言交代聲啫。佢又無咩不良嗜好又無爭人錢,我地真係諗唔到佢點解要玩失踪。點都好啦,朗哥,講我地就講咗啦,信唔信就隨你啦。不過,無謂慳嗰幾十蚊,去……去搵命搏啦……」阿豪說到最後,大慨想起了他那失踪的朋友吧,所以語氣才會帶點悲傷。
 
似乎他已認定,那位失踪的朋友已經不在人世,這也難怪,消失了差不多一個月,有這樣的猜測也不奇怪吧。


 
然後,阿朗和二人結束對話後,便繼續他的工作。
 
「唉!總算搞掂!哇,十二點,快啲走先!」阿朗把東西都收拾好後,便離開公司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