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離開公司,慢慢來到上環地鐵站。
他站在閘口的位置,腦海裏回憶起阿豪和阿仁的說話,他看了看時間,在心裏想著:「十二點半……應該無事啩……」。
 
他呆站了一會,在確認有其他人入閘後,便馬上跟著進去了。
在前方的人是一位妙齡少女,被阿朗這舉動嚇了一嚇,這妙齡少女嚇得拔腿就跑,大慨懷疑阿朗是甚麼變態人物吧。
 
「唓,好巴閉咩?我都係想有人陪我搭車啫!最衰都係嗰兩條友,搞到我俾人誤會,聽日返公司諗下點整佢地先得!」阿朗內心這樣想,身體本能地四處尋找其他人的身影,看來阿仁和阿豪的故事真的嚇到了他。
 
往柴灣方向的地鐵來到時,雖然只有小貓三四隻,但他肯定了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和確定了不是尾班車後,便安心的乘上這輛地鐵了。
 


在乘搭途中,阿朗不時四處張望,大慨是怕車廂中會突然出現一些奇怪的人吧!
幸好,地鐵上沒有出現任何異像,不時還能聽見那些喝醉了的年輕人在吵鬧,這亦令阿朗安心了不少。
 
回到家後,阿朗夢見自己坐上了上環的尾班車,然後整架地鐵竟然出現了大量喪屍,把他撕咬得四分五裂!
 
阿朗被這個夢嚇得清醒過來,但也由於這一嚇,他才發現自己差點遲到!
在回公司途中,阿朗仍然回憶著昨晚所發的惡夢。
 
「仆街,最衰嗰兩條友仔講啲咁嘅嘢,搞到我發晒惡夢!不過諗真啲,呢啲『屍殺列車』嘅電影橋段,點會係真先得架!唔得,今日返去要屈兩條友請我食飯定下驚先!」
 


阿朗邊走邊想,總算回到公司了。
在到達辦公室時,他本想先去找阿豪和阿仁,要他們請他吃個「定驚飯」,怎料到本應平平無奇的早上,公司竟吵鬧得像街市一樣。
 
「Vinci,搞咩呀,點解咁嘈嘅?」阿朗向其中一名女同事Vinci打探。
 
Vince是公司資歷最深的秘書小姐,亦是全公司最愛打聽八卦事的人,基本上公司發生甚麼也逃不過她的法眼。
 
「阿朗,今日咁遲呀?我話你知呀,今日老闆心情唔好呀,你自己小心啲啦。」Vince煞有介事地說。
 
「今朝呀,Daniel佢約咗個大客上嚟,單生意本來傾到七七八八,今日等個客見埋老闆,Daniel做埋Present,咁就簽得架啦!點知個客八點鐘嚟咗,老闆都喺度,就係唔見Daniel,跟住老闆Call爆佢機都搵唔到佢。個客喺度等咗成個鐘都唔見人!啱啱個客先嬲爆爆咁走咗去,老闆死死氣咁送個客走,不過我諗單生意都凶多吉少架啦!總之,你今日醒醒定定啦!」說完後,Vinci也立即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


 
「吓?唔係啩,Daniel未試過咁無交帶架喎!唉,唔理,都係快啲埋位做嘢,陣間俾老闆捉到偷懶真係食屎都唔掂!」阿朗想到此處,也馬上回到座位上工作。
 
而本來吵鬧的辦公室,在老闆推開門後,仿佛被按了「靜音」一樣,整間公司都陷入了寂靜之中,真的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也能聽得見。
 
眾人就在這種氣氛下一直工作,到了午飯時間,整個辦公室的人都馬上逃離了公司,為的,就是呼吸一口沒有壓力的空氣。
 
「頂你個肺!終於唔駛對住個黑面老闆啦!」阿豪對著大海呼喊。
 
「喂,細聲啲啦!係咪想死呀,陣間老闆落嚟聽到你就大鑊!」阿仁提醒他的同時,馬上四處張望,深怕被阿豪連累。
 
「算啦,咁辛苦先捱到Lunch Time,由得阿豪啦!老闆如果真係問起係咪有人話佢黑面,我同你一齊督阿豪出嚟咪得囉!」阿朗拍了拍阿仁膊頭,然後對阿豪露出一臉賤笑,阿仁則一副晃然大悟的模樣。
 
「哇!你兩個咁仆街!不過呢,你地覺唔覺得有啲奇怪呀,Daniel做咗差唔多十年,唔好話無交帶啦,我真係連病假都無見過佢請咁滯,呢次又會咁樣跣老闆一鑊嘅?」阿豪提出了眾人心中的疑問。
 


「呢層真係唔知咩事!會唔會……」阿朗神色凝重地看著二人。
 
「會唔會咩呀?」二人吞了吞口水,等待著阿朗的解釋。
 
「會唔會……佢俾人綁架咗,依家俾幾條女圍住做緊啲唔見得人嘅嘢!」阿朗忍著笑,一臉認真地說。
 
「屌!你睇少啲AV啦,成日幻想啲咸濕劇情!」
 
三人打打鬧鬧的渡過了Lunch Time,然後又回到了那死寂的辦公室中。
 
就這樣過了三天,阿朗回到公司時,公司又是異常的熱鬧。
而第一眼映入眼簾的,便是數位警察的身影,正在老闆的房間中進行調查。
 
「哇,做咩咁多差佬嘅?」阿朗連忙詢問Vinci。
 


「呢次麻煩啦,Daniel呢幾日咪無返過公司嘅。原來佢唔係擴工又唔係病咗,佢係失咗踪!」Vinci小聲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