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佢地就係起呢個地鐵站嘅工人?」阿達看到這裏,總算有了點眉目。
 
「應該係……」阿朗表示認同。
 
玻璃上顯示著工人們在地鐵站裏工作的情況,只見他們真的把地鐵站當成是自己的家一樣,工作、吃飯和玩樂都在那裏進行。
 
「大佬全呀,之前聽其他師傅講呢,好似話呢個站半年之後就開始用啦喎!咁我地仲會喺度做幾耐?」坤仔問。
 
「我唔知呢度幾時開用得,我淨係知我地仲有一個月時間去埋尾啫!」大佬全邊吸著香煙邊說。
 


「估唔到單工程咁快就完!如果之前嗰個細路無出現嘅話……」另一名工人話說到一半,便被大佬全喝止了。
 
「停啦阿森!講咗唔好再提架啦!」大佬全大喝一聲,身軀震過不停。
 
其他人聽到大佬全的呼喝,都突然靜了下來,但他們看來並不是害怕大佬全,而是因為其他原因,才各自低下了頭沉默下來。
 
「哈……哈哈,之前嗰單嘢,意外嚟嘅,我地都無人想架係咪?大佬全,森哥佢一時口快啫,唔好勞氣啦。」坤仔嘗試打破悶局。
 
「係囉大佬全,坤仔講得啱,大家一齊喺度做嘢,無謂為咗個細路嘈呀,何況小事嚟啫。」另一名男人嘻皮笑臉地說。
 


「你收聲!呢度唔輪度你出聲!當初唔係你,就唔會發生嗰件事!」大佬全額頭上的青筋盡現,看來相當憤怒。
 
「咩呀依家?想將個責任推晒落我度呀?你以為咁樣就唔關你事呀?你有份!呢度個個都有份!」那嘻皮笑臉的男人指著在場的其餘四人。
 
這挑釁的動作激怒了大佬全,大佬全想衝上前暴打那男人,卻被坤仔和阿森阻止了。
 
「阿燁你唔好太過份!我地當日幫得你,就預咗個個都有份!但你唔好唔記得,落手殺人嘅係你!親手處理條屍嘅都係你!單嘢爆咗出嚟,我地幾個夾下口供,你估到時係你有事定我地有事!」另一名跟大佬全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忍不住開口了。
 
「咩呀?超哥你嚇鬼呀?我唔驚架!我爛命一條,你地個個屋企有老有嫰,就算爆咗出嚟你地唔駛踎監,我諗之後都無人夠膽請你地啦,係咪先!」阿燁看著阿超,一臉不肖地說。
 


「呢啲仆街唔駛同佢客氣!」大佬全推開了阿森和坤仔,拿起了地上的鐵鏟,準備衝向阿燁。
 
但他還沒有行動,阿燁已經應聲倒地,原來超哥已經搶在大佬全之前,給了阿燁一記老拳!
 
「你唔係以為我驚你呀!當日我咁做,只係因為唔覺得要為咗個咁嘅細路,搞到大家一身蟻!但係如果你諗住玩嘢,我就陪你玩到底!」超哥站在阿燁面前,低著頭看著一臉錯愕的阿燁。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都死死的盯著阿燁。
 
「知……知啦!係我唔啱啦!咁好未呀?」阿燁在地上,用手摸了摸腫起來的臉頰。
 
「知嘅話就死過去開工!以後如果你再亂講嘢,我就唔客氣!」超哥用拳頭對著阿燁,威嚇他別再亂來。
 
然後,玻璃上的畫面突然消失,變回了普通的玻璃。
 
「朗……朗哥,佢地……係咪話殺人呀?」阿達驚訝地問,想確認一下他有沒有聽錯。


 
而阿朗沉重的臉容,不用開口已經把答案告訴阿達了。
只見他的眼光仍然死死的盯著玻璃,好像知道那些影像不會就完結似的。
 
果不期然,黑漆漆的玻璃上再次晃動,又一次顯現出新的畫面。
只見畫面一轉,只有顯示著阿燁一人,在後巷裏小解。
 
「屌你老母,成班淨係恰鳩我!佢地明明都有份,正仆街嚟!」略帶醉意的阿燁,在後巷小解後,便獨自一人走向一個地方,看起來像是一個船塢。
 
只見他搖搖晃晃的走到船塢,換好了衣服,頭上戴了一個燒焊用的面具,便開始工作起來。
 
「喂,阿燁!唔駛返上環開工咩?」一名年紀稍大的老管工問。
 
「唉,屌,唔好提啦!早幾日同佢地嘈完,又咁啱呢邊有工返,咁咪借啲意請假過嚟呢度做嘢囉!」阿燁說話時斷斷續續的,看來酒意仍未散去。
 


「哇,你唔撚係飲完酒嚟開工呀?屌你,咪啦你,你出去吹吹風先,酒醒先返嚟做嘢啦!」老管工說。
 
「屌,飲嗰少少酒,無事嘅!你出去先啦,我搞得掂架啦!」阿燁沒有聽老管工的說話,繼續燒焊。
 
「屌你,唉,算數。你睇撚住呀,出咗咩事你唔駛旨意再有人請你做嘢!」老管工說。
 
「得啦屌,出咗事最多咪死囉,有咩所謂!」阿燁邊說邊動手,老管工則慢慢的離開了。
 
阿燁一直正常的工作,醉意也散去了九成,累透了的他,把燒焊的工具放到一旁,躺在地上休息。
 
一切看似安然無恙,但那本應關掉了的燒焊工具,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竟然再次開啟了。
 
燒焊工具發出的火焰,產生的火花使旁方邊的東西點燃了。
 
阿燁察覺到有問題時,在他旁邊已發出一聲巨響,有甚麼東西爆炸了!


阿燁首當其衝,承受了爆炸的衝擊,他感到全身一陣疼痛,但四周的火勢瞬速漫延,他本能地想逃走,卻發現自己被甚麼東西壓著,完全動不了!
 
在大火和濃厚的煙霧下,阿燁看到一個模糊的半透明人騎在他的身上。
「對唔住!對唔住!我無心架!對唔住呀!俾我走啦!」阿燁看到那外形時,突然像發了瘋般大叫著。
 
當然,他的叫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直至火焰慢慢包覆他的全身,他發出淒厲的叫聲,直到他完全失去反應後,那模糊的半透明人才消失了。
 
「黃……黃埔船塢......」 阿朗看來也知道剛剛那場大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