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哥,咩黃埔船塢呀?你講咩呀?」阿達疑惑地看著阿朗。
 
「1985年黃埔船塢大火,當年造成一死三傷……」阿朗解釋。
 
「1985年?朗哥點解你會知架?」阿達感到奇怪。
 
「你知唔知個死者,本身係住邊架?」阿朗不答反問,阿達搖了搖頭,但他也大約猜到。
 
「我讀大學嗰陣,因為要做Project,曾經搵過好多香港以前啲工業意外資料,呢單黃埔船塢大火,個死者係住柴灣!」阿朗凝重地說。
 


「柴灣?又係柴灣?」阿達不安地說。
 
「無錯……我之前同你講另一個失踪者Daniel,佢都係住柴灣……」阿朗漸漸地感到,為甚麼他會來到這個鬼地方。
 
就在兩人談話期間,漆黑的玻璃上又一次發出亮光。
 
「大佬全!你知唔知阿燁佢死咗呀?」坤仔說。
 
「死咗?」大佬全和其餘兩人都表示不知道阿燁的死訊。
 


「佢早兩日咪無返工嘅,原來佢走咗去黃埔船塢開工,聽講係燒焊嗰陣搶火爆炸,咁就燒死咗!」坤仔不安地說。
 
當坤仔提及阿燁是被燒死的,眾人都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死……死咗咪死咗啦,你想表達啲咩呀?」大佬全大喊。
 
「唔係呀大佬全……嗰個細路……」坤仔本想說下去,但被超哥阻止了。
 
「坤仔,算啦,你唔記得嗰日啦,大家都有共識唔再提呢件事架嘛!」
 


「係啦坤仔,無謂再講啦!況且,阿燁死咗都未嘗唔係一件好事!」阿森說出了眾人心中所想。
 
然後沉默了一會後,大佬全才開口:
「係啦,佢唔死都死咗,我地唔好諗咁多啦,繼續做嘢,之前啲嘢……大家就當發咗場夢啦!」
 
眾人沉默了一會後,點了點頭後,又繼續工作了。
 
只見畫面的影像突然轉換了,三人又在地鐵站裏討論著,但阿森卻已經不在這個團隊裏,而剩餘的三人,臉上都露出了驚慌的表情。
 
「大佬全……森哥……森哥佢……」坤仔害怕得說不出話來。
 
大佬全和超哥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抽著煙。
 
「大佬全,你點睇呀?」超哥弄熄了煙蒂,凝重地問。
 


「阿森話佢之前夢見嗰個細路……結果第二日就出事,仲要喺屋企無啦啦引火自焚……我諗,我地幾個不如搵人做場法事……」大佬全正經地說。
 
「吓?但係……我地單嘢唔爆得俾人知架喎!」坤仔緊張地說。
 
「我知!阿超,我記得你有個好朋友係識呢啲嘢,可唔可以叫佢幫下手?」大佬全問。
 
「好!我試下!」超哥想了想後便回答。
 
然後畫面改變了,只見三人在深夜裏,偷偷帶著一個道士裝扮的人進入地鐵站裏。
 
然後,那道士裝扮的人設起神壇,然後拿著桃木劍和符咒在亂舞,三人則在一旁不安地看著!
 
突然間,本應不可能有風的地鐵站內,竟然刮起狂風,把整個神壇的東西都吹倒。
而神壇上的蠟燭被風吹倒後,火焰把神壇的布料和道士身上的道袍都燒著了。
 


幸好道士眼明手快,脫掉了道袍。
站內的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四人嘗試撲滅火勢卻沒有任何成效,而且更被火焰包圍,四人都驚慌起來!
 
而在火焰中,他們看到一個小朋友的半透明身影出現在眼前,四人嚇得尖聲大叫並馬上逃走。
 
幸好地鐵站內的可燃物品並不多,火勢沒有進一步漫延,四人成功逃離了地鐵站。
 
此次事件後,大佬全、超哥和坤仔被開除了,三人不但沒有感到失望,反而開始放下心來,他們以為這樣子一切都會完結。
 
但可惜的是,坤仔、超哥和那位道士,先後都因為不同的意外,全都葬身於火海之中!
 
大佬全知道了後,他明白自己應該也避不了這一刧,於是他於某天晚上,他帶著很多祭祀用品,偷偷潛入到地鐵站內。
 
只見地鐵站經歷了那次大火後,內裏已經重新裝修,損毁的地方都差不多修復了。
 


而大佬全沒有在意這些細節,他拿起了一個鐵鏟,對著站內某個地方用力挖掘著。
 
但他還沒有成功挖開那道牆,一個半透明的人影從牆內飛了出來,對著大佬全怒目而視!
 
「我……我知係我地唔啱!我......我今次嚟……只係想將你條屍挖返出嚟之後去自首,等你可以安息!何況,你都已經殺咗佢地幾個,仲連阿超嘅朋友都殺埋,我諗……你咩仇都報晒啦!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接受我嘅幫忙,等你早日安息!」大佬全看著那人影,勉強地說著。
 
「哼!你地殺我嗰陣又唔咁諗?依家死剩你一個,你想我放過你?無咁易!」那人影說。
 
「其實當日你諗住入嚟偷嘢,結果俾我地發現,之後阿燁諗住阻止你嘅時候唔小心推咗你埋牆,我地見你流咗咁多血,以為你死咗先會咁做啫!」
 
「死咗?你記唔記得你班人對我做咗啲咩呀?我暈咗之後,你地就咁掉低我,由我繼續流血!你地就喺側邊嬉皮笑臉,話要俾咩教訓我!之後呢,你地見我流咗咁多血,以為我死咗,你地為咗保住自己份工,就拖我落個坑度,一把火燒著我!」那人影憤怒地說。
 
「我地……我地真係以為你死咗呀嘛!點知……點知……
 
「點知一點著火之後,就聽到我慘叫呀嘛!哼!你地根本就低特登殺我!你班賤人!」那人影怒吼了一聲。


 
「我知……係我地錯……係我地對你唔住,但係念在我屋企有老有嫰,求下你放過我啦!我帶咗啲祭品俾你!唔夠嘅我可以再帶俾你架!」
 
「祭品?唔駛啦,已經好夠啦!因為最後嘅祭品已經嚟咗,我要殺咗你!」那人影再次怒吼了一聲,然後突然衝向大佬全身上。
 
本以為大佬全會像電影一樣,被那人影操控;又或是被貫穿身體而亡!
 
但那人影竟被震開,而且半透明的人影,竟然開始變得模糊。
然後,大佬全打開了外衣,內裏露出了一件寫滿符咒的道袍。
 
原來大佬全根本沒有想過要求饒或是甚麼,他來地鐵站只是想對付眼前這半透明的傢伙!
 
「好彩我搵到個師傅幫手啫!如果唔係就麻煩啦!好啦,雖然我知係我唔啱,但我係唔可以死架!所以……都係你去死好啲!」大佬全從祭祀品中拿出一道黃符,一下子貼在剛剛他在挖掘的位置上。
 
然後那半透明的人影,像蒸氣般完全消失了。
 
畫面來到這裏便完結了,阿朗和阿達早已嚇得說不出話來,他們已經猜到,為甚麼自己會在這裏。
 
沒有錯,當年那些死去的工人和大佬全,其實都是住在柴灣的,所以,他們才會被捲入這件怪事之中,來到這個鬼地方!
 
兩人心情還沒有平伏,玻璃上又出現了一些變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