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上這次的變化,並不是出現新的畫面,而是一行又一行,用血寫成的文字。
 
「你地認為,頭先嗰班人抵唔抵死?A. 抵死 B. 好抵死 C. 十分抵死 D. 死一萬次都唔夠」
 
那些文字,由A至D發出微微的紅光,仿佛在邀請他們進行選擇一樣。
 
「做……做乜撚嘢呀?唔係要我地揀答案呀?」阿達看著玻璃上的血文字,不安地說。
 
「睇個樣就似係啦。」阿朗回應,他心裏則在想著,如果他不作任何選擇,結果又會如何。
 


兩人不敢有任何動作,然後,玻璃上顯示出一個倒數的計時器。
「10,9,8……」
 
兩人看到那計時器一直在跳動,都不知道應否進行選擇。
 
就在兩人猶豫之際,那計時器終於跳動到零秒了。
而到達了零秒之際,車廂裏傳來一陣淒慘的尖叫聲,那叫喊聲令兩人耳朵生痛,即使掩著耳朵,那尖叫聲仍能穿透他們雙手,進入他們的耳內。
 
兩人感到頭昏腦脹的同時,玻璃上那些文字旁,顯現出一個男人,他身處在一個密封的空間中,全身赤祼並被繩子綑綁著,雙膝跪地,然後一塊大石緊緊的壓在他的雙腿上,使他動彈不得,而從表情看來,這人應該是失去了意識的。
 


而他身上的四肢、身體和脖子上,都各自有一條長長的繩子,而那些繩子都筆直地連接到牆上的小孔裏,就像是健身時,用盡力量把那些彈力拉扯著一樣。
 
現在的他,由於身上這些繩子就像從他身上生長出來,筆直地插進了牆內,整個畫面看上十分可怕。
 
「Dan……Daniel!」阿朗突然驚喊,只因畫面內的那個人,正正是他的同事兼另一位失踪者 - Daniel!
 
阿達還沒有來得及表示驚訝,那玻璃上的文字改變了。
 
「由於未能於時間內作答,畫面內的人將接受懲罰!」
 


伴隨著一陣詭異的笑聲,只見剛剛提到的那些筆直的繩子中,纏著Daniel右腳腳踝的繩子,突然從牆上開始燃燒起來,火勢瞬速由牆壁侵襲到Daniel的右腳腳踝上。
 
當那火焰纏上了他的腳踝時,Daniel猛然清醒過來並慘烈地尖叫起來!
大約燒了數秒後,那火勢被天花板上落下來的水撲滅了。
 
火勢被火撲滅後,那條連接著牆壁和他右腳的繩子,被火焰燃燒過後,露出了一條銀色的鋼線,難怪剛剛的火焰能順利到達Daniel的右腳。
 
而Daniel的右腳腳踝被火勢燒傷,皮膚變得又紅又黑,還隱約可以看見皮膚下的組織,看起來十分可怕。
 
阿朗和阿達看到這可怕的一幕後,已被嚇得失了魂,只懂得呆呆看著畫面上的Daniel。
 
然後玻璃上又出現了另一些文字。
 
「呢個就係唔回答嘅懲罰!嚟,下一條題目!你地認為大佬全、超哥、阿森、阿燁和坤仔當中,誰最抵死?請寫下答案!」
 


問題出現的同時,計時器又開始倒數了,這次的時限是一分鐘。
 
兩人明白他們必需作出選擇,但他們實在猜不透哪一個才是答案。
 
「朗哥,係咪阿燁呀?話晒都係因為佢,個細路先會死!」阿達問。
 
「唔知,我真係唔知!大佬全最尾咁對佢,可能係佢都唔出奇!但係燒死佢嗰個人又……」阿朗也不知應如何選擇,突然,玻璃上的阿朗抬起了頭。
 
「阿朗!阿朗!救我呀!救我呀!」從玻璃上能看到Daniel看著某處大喊,看來他看得到阿朗和阿達。
 
「Daniel?你見到我地?」阿朗走近玻璃窗,驚訝地說。
 
「救我呀!阿朗!快啲救我呀!」Daniel淚流滿面,臉容痛苦得扭曲起來。
 
阿朗看著Daniel的容貌,仿佛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朗哥……無時間啦!點……點算好呀!」阿達在一旁猶豫著,計時器只餘下數秒。
 
阿朗看到計時器後,身體本能地把手指放在玻璃窗上,當他的手指碰到玻璃窗時,他快速的把「大佬全」三個字寫在玻璃上。
 
在書寫途中,他感到自己體內的血液像被人用針管抽出來一樣,直到書寫完畢,那種感覺才逐漸消失,而他的食指上,則留下了一個針孔般細小的傷痕。
 
就在阿朗完成答案的那一刻,計時器停止了讀秒。
阿朗緊張地看著玻璃窗,靜靜等待答案!
 
忽然,一陣恥笑的聲音在車廂裏迴盪著。
「錯!錯!錯!大佬全抵死!超哥抵死!佢地全部都抵死!!!」
 
阿朗總算認得這聲音了,當他坐上上環的列車後,那有別於平日的廣播字眼,正正是這聲音來的。
 


現在,他總算知道,那聲音正正是那個被燒死了的小朋友的。
 
而就在那小朋友的笑聲出現同時,玻璃窗上出現了一個血紅的大交叉,大概Daniel也看到這一幕,他突然尖叫起來。
 
「唔好呀!點解要咁對我!點解呀!」伴隨著Daniel的叫聲,綁在他左腳腳踝的繩子燃燒起來!
 
而這次的時間明顯比第一次更長,而燒傷的程度比之前來得厲害。
從畫面上看到,Daniel的雙眼已幾乎失去生氣,口中不斷發出呻吟的聲音。
 
「好痛......好痛呀……好痛……救我……救我……呀……呀呀……」
 
看著綁在Daniel身上的繩子,阿朗和阿達都浮現了一個念頭,難道他們會親眼看著Daniel被活活燒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