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上一次你喜歡誰》 「喂!」 拿著一根香菸,一個打火機。 他走到她身旁,一隻前臂距離的位置。 「原來你真的會抽菸。」 握著外賣熱飲紙杯的她說。 「要嗎?」他遞上身上唯一的一根香菸。 她搖頭,幅度不大,也許是怕任何一個小動作會弄翻手上的咖啡。



《上一次你喜歡誰》
 
 
「喂!」
 
拿著一根香菸,一個打火機。
他走到她身旁,一隻前臂距離的位置。
 
「原來你真的會抽菸。」
握著外賣熱飲紙杯的她說。


 
「要嗎?」他遞上身上唯一的一根香菸。
她搖頭,幅度不大,也許是怕任何一個小動作會弄翻手上的咖啡。
 
「從樣子真的看不出來你是個會抽菸的人。」
他把菸含在嘴裡,有著修剪得整齊乾淨指甲的姆指啟動打火機,手法純熟地將它燃點起。
「五官可解讀得到的嗎?」
礙於嘴上的菸,他的話說得含糊。
 
她:「不是。」


對著外表造型屬文青類別的他,她說不出甚麼。
感覺上,身旁這個戴著金絲圓鏡框,時常穿著淺色系簡潔服飾的他是種走高格調路線的文青類型。
 
「你是否喜歡新來的那個人?」
他抽了一口菸,深深的一口,似是將菸裡的所有物質都填滿整個肺部。
「誰?會計部那個?」她握著咖啡,並未喝下半口。
 
他點頭,也可能是一下抽菸的動作而已。
「誰說的?」
她語氣平淡地否認。


這些,是在慢慢年長以後才學懂的最有效的應對方式。
 
他一下搖頭,亦大機會只是一下抽菸動作。
「不是就好,那天看見有女孩來接送那個人下班。」
 
「是這樣嗎?」
她呷一口咖啡。
而其實只是嘴唇碰到一點點而已。
 
「都沒聽說過你的事,你的對象是個怎樣的人?」
他又抽了一口菸。
每一下都是兇狠的,讓香菸尾部那點橙紅火光燒得猛烈。
 
她看看他。
完全沒料到這個看似是走格調路線的他會問出這種問題。


想象中,他最常問到的題目會是在藝術展館中提問:「知道為甚麼畫框所掛的角度有甚麼意義?」
 
「我?沒有甚麼對象。」
混合了想象中那個理性的他的形象,她在回答上用著一種斬釘截鐵的口吻。
 
「那上一次喜歡誰?」
他轉身,雙手靠在路邊的欄杆上。
 
「是指喜歡還是愛?」
她確認問題。
 
「喜歡。」
他背著她說。
情況就象向她講解畫框懸掛角度時確定指出「這!畫框偏歪了。」
 


她腦海中立即浮出一個人物:「你不認識的了。」
「是個怎樣的人?」
 
對於這個其實不太相熟的同事,老實說, 她可以不理會他的問題而直接跳過,但她還是說出來了。
「一個年少時候認識的人吧,說真的我跟他不太認識,現在那人怎樣了我都不知道,連長個怎麼樣都開始淡忘了,要不是你提起我幾乎忘了這件事。」
 
他背著她重重的呼了口煙,潔白如雲的煙霧籠罩了他整張臉。
 
「我先回去了。」
她快速地喝完手上早已放涼了的一杯熱咖啡。
 
「真有趣,你臉紅了。」
他回頭對她說。
 
「有嗎?」


她摸摸臉頰。
 
「話說回頭,你怎麼會問『原來你抽菸』?」
他以無名指撣了撣香菸,抖下一串煙灰。
 
「有人說看見你的照片裡有拍到煙灰缸吧?」
 
他點著頭。
「走吧!」
 
「那麼你在甚麼時候開始抽菸的?」她問。
「年少時候吧!那印象……跟喜歡一個人差不多,具體的說不出來。」
 
他說,就像解答畫框偏歪的角度是因為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這!歪掉的五度是代表這畫足以讓你整年間每天用上不一樣的角度去看」那樣的玄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