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已經是凌晨12時了,會議室內仍然燈光鼎盛。

眾人正聚精會神地研究案情。

「死者的驗屍報告指出,韻麗生前未有服用違禁藥物。然而,根據死者神經系統,似乎有部分痛感神經被齊口剪斷,手法專業。」

「現場留下一杯咖啡及治理感冒的藥物、酒精,而死者胃部亦有相關物品殘留物,兇手似乎有意營造死者死因於藥物中毒。」



「屍體被發現時,反正亦會失去瞳孔,死法如何有分別嗎?」

「有。」

「有人正刻意隱瞞一些尖端科學實現計劃。」

小男輕輕替眾下屬的分析作出一個總結。

「各位手足,我必須要告訴大家,瞳孔研究技術一直被世界各地政府秘密進行研發,甚至以此作為各國國力競爭。只是,實驗計劃一直以不傷人命進行。」



各同事忽然面色如紙,眼前這個madam man 與平日年輕親和完全不同。

「有關兇案似由被政府秘密實驗室人員偷走技術,然後兇手以不良理由犯案。上頭已發出封口令,大家不可對有關兇案說出半句,否則會面臨比被解僱更可怕的責罰。」

眾人面面相覷。

小男突然感到頭部極度痛楚,只可以蹲在地上不語。

各同事為她倒了杯水,為她送上止痛藥。



「不要太大壓力madam man, 有我們。」

「Madam, 妳眼睛怎麼變成藍色了?」

「我昨晚没睡,所以偏頭痛,大家有心。是的,我買了新的有色隱形鏡片,漂亮嗎?哈哈!」

小男背部一身冷汗。

辦公室門外走廊有個人正細細察看這一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