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作為妳的心理醫生,我有責任提示妳的情緒已經達至頂峯,請妳立刻申請停薪留職,否則我怕妳會在公職上出錯。」

小男一動不動,在車上遠眺街外風景。

負責駕車的是符醫生,他駕駛的車正平順又快速地在路上行駛。

作為乘客,你會覺得貼心安全。



「三年了,每年都經歷同一類型的兇案,當你看到死者安詳的面孔,眼睛卻空空洞洞,法醫告訴你,死者瞳孔被取出,他生前並無掙扎跡象,甚至有證據顯示,死者是基於信任兇手下服用輕量藥物,然後……」

小男雙肩顫抖,剛強硬朗的她雙眼掛下串串淚痕。

襯在短髮皮膚白哲的她變得柔和可愛。

「妳想說的是,有眼無珠,所信非人。是吧!」

小男吃吃點頭。



有人明白她,她感覺好多了。

剛剛吃了符醫生的藥,她有點睏倦。

「把車子駛到附近,妳小睡一下,好不好?」

符醫生的詢問,温柔卻帶領小男說是。

作為醫生病人,他們的關係是否太親密呢?



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本愛情小說,想得太天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