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她看向車窗外掛著方形鐵絲的天空,碩藍的天空上掛著一隻鳥。

那是鷹,目光如鉅。

小男微微含笑。

多謝周英文,她覺得此刻的她反而是釋放。



“黃思思在妳接受陸智求婚前三個月便和陸智晚晚會面,我絕對有理由懷疑陸智心生內疚才向妳求婚。“

“妳不甘受要辱,因此因愛成恨。“

“妳先殺陸智,再殺黃思思。“

“妳未婚夫為科研公司老闆,因此妳熟悉科研公司運作,妳以科研背景作報局殺死黃思思。“

“妳殺人殺上感情來,根本年年凶殺案亦是妳所為。“



不知為什麼,情緒三年來被受困擾的小男反而笑了。

那周英文在審問期間被小男笑容嚇得跌倒。

一個男人花如此多心機時間去計算一個女人,然後被那個女人嚇倒。

她忽然覺得自己幸福,智,立品,史雲都是好男人。

“最後一條問題,黃思思小說所述那個來自未來世界的女警,回到現今世界阻止
瞳孔智能開發技術的人是不是就是妳本人?“



小男很記得,相信一生也記得她的反應。

“哈哈哈哈哈。“

她抬頭大笑。

周英文情緒激動,舉起手意慾打小男一耳光。

“如果我係未來人,而家漢城貧富咁懸殊,我就變一百張六合彩彩票出來,等他們吃飽著暖。我係未來人,第一時間用眼睛強光好似槍咁殺左你。“

“傻婆傻婆。“

那周英文尖叫。



她回想也覺得好笑。

只是做了一分鐘英雄,現今是階下囚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