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小男,我收到關於妳的匿名舉報,按警方內部指引…」

說話的是男子頭髮微灰,眼神不怒而威。

「方總,我明白,三年來案件沒有進展,我作為一個上司對自己的情緒應有更有控制,此案更是特區政府高度秘密……」

小男眼神堅定,態度不卑不亢。



那名叫方總的男子嘆口氣。

“該舉報更指出妳極有可能是第一宗兇案的兇手,懷疑妳因為未婚夫出軌而因愛成恨,妳便是殺死女作家及未婚夫的真正元兇。“

“接警隊指引,妳必須要立刻停止所有工作,同時必須接受調查。“

簡單一句,小男一夜之間由警隊高級人員成為階下囚。

小男雙目含睙,嘴唇抖動,她努力抑起頭不想把眼睙溢出。



“我愛智,真正的愛是成全,如果一切是真的話,我會退出。我心痛,因為我被誤會殺死最心愛的人。“

她嘆口氣。

“不過,三年的故事總算完結了,我跟你走。“

房門突然被打開。

原來是小男的一眾同事。



“我地共事左三年,我知madam 唔係咁既人,唔可以帶走佢,帶走左佢我地點調查,點做野。“

“係呀係呀係呀!“

“唔緊要,你地有我,呢個女人做到既野,我周英文一定做得好過佢一百倍。“

周英文步入辦公室,步調強而有節奏,雙目如鷹,嘴角永遠帶一個冷笑。

方總嘆口氣。

眾警員呆若目雞。

“小男,妳曾經和妳的團隊共事未嘗不是福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