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小男覺得很悲哀。

她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卻原來一直被人看穿。

她總算站了起來。

“廢話少說,你精心安排是次會面不是要告訴我統治世界的大計吧。“



“聰明。“

立品雙目含淚,搖搖頭。

“我李小男的身份已經成為階下囚了,我不坐牢,可以為你做什麼,我偉大的徐局長,不,副總統先生,不,總統。“

小男還向徐局長行了一個軍禮。

“好簡單,妳殺未婚夫及女作家一案很明顯被人陷害,我們會加派警員查探足夠證據,洗脫妳的嫌疑。“



“同時,我們還會在事後控告周英文透露警方高度機密,坐牢的是他。“

小男點頭。

“很合理。“

“不過我還是良心不安。我心知我根本不是兇手。然而,我作為一個忠直的人,我還是應該接受既定的法律程序,我情願坐牢。“

“小男,別傻,快和局長道歉。“



立品輕聲說。

“我只是想問一個問題,理想是什麼?有人的夢想是遊歷世界,有人夢想是一段真心愛情,有人夢想成為一個作家…有人有人“

“是什麼時候夢想變得如此廉價,窮一生只為一個三百尺單位,像兩位飛黃勝達便是更高志向,人的夢想以貨幣為單位。“

立品,局長無言。

“小男,誰沒有年青過呢。我安排是次會面,自然有新任務交派給妳。“

徐局長語氣軟化。

“三年來三單兇案,我們一直懷疑為政府與科研團隊的圈子內有人成為內鬼,偷取技術然後犯案。“

“三年來小男團隊調查一無所得,錯不在小男。由於是項科研項目,<眼睛>為漢城政府高度機密,我們一直只容許警方從民事層面調查,以免<眼睛>計劃曝光,引起公眾及社會恐慌。“



小男很快便眼神炯炯,投入工作狀態。

“小男,我們政府內部決定以雙重人手,揪出殺人內鬼。一方面,我們會暫時容許周英文帶領妳原有團隊從民事方向搜集證據。“

“另一方面,小男,我們會為妳安排另一身份,進入科研團隊於政府及科研內部作出調查。“

小男點頭。

“可是,兩個調查團隊各自做事,也很難綜合查出兇手呀。“

小男提出疑問。

“無錯,所以我派出妳舊有團隊一名同事和妳裡應外合,周英文全不知情。“



書房門啪一聲打開。

“大夫,係你!“

小男十分驚喜。

“madam man, 妳放心,案件結案我們又是好團隊好同事。那周英文,接手團隊後,天天提什麼改革,提出建議又勞民傷財,我們很多同事想申請調職,但我們最後決意留手繼續妳的案件。“

“立品,小男,大夫,你們三個以後要好好合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