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小男與立品再次登上房車,徐局長並無同行。

“小男,待會往我家一敞,可以嗎?“

往常他們往彼此的家根本不用詢問,大家就如家人一樣。

只是短短一個會議就將兩人拉至如此鴻溝。



“我想不必要吧,雙碩士生。“

房車司機輕輕轉身探看。

小男和立品互打一個眼色,無語。

車子直稍後抵達立品家。

他們下車。



小男輕輕一想,她很快便要以另一個身份生活了,現在她根本無家。

她只有上立品的家。

所謂的風高亮骨,是因為你還有選擇。

她嘆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