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小男進入立品的家。

“原來你根本自始至終對整個兇案瞭如指掌,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

“原來你根本知道我真實身份,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

“原來你由始至終利用我!“

小男尖叫,又突然把客廳梳化上的所有小枕頭掃落地。

立品待她發泄完畢,摟著她。

“好些沒有?“



小男點頭。

立品立刻放手。

立品往錄像機開始操作。

“當妳問為什麼的時候,妳有想過過去對智有直接說出妳的過去嗎?妳對我有所隱瞞,不要緊,智是妳的未婚夫,妳是未來人的身份為什麼不能說?“

小男眼淚流個不止。



她多年來的夢魘正正是對智未有坦白自己的過去。

因為入拘留所,她深覺自己的罪孽已得到應有的責罰,她的情緒病反而治好了。

“好了,眼淚流乾了,妳看妳,像隻醜小鴨,多醜!“

“有段影帶,我想現在是時候給妳看了。“

電視畫面出現智。

“智…“

小男輕輕往電視機附近,觸摸電視畫面。“

立品嘆口氣。



“立品,你是我的科研夥伴,大學同學,最好朋友,請你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才給這段影帶給小男看。“

“小男,我係智,我怕妳有機會看到這段影帶的時候,妳已經有了愛人,已經忘記我。真正的愛是成全,如果妳已忘記我,我會為妳得到幸福而高興。“

“小男,我妻,我愛妳。“

小男很傷心,很傷心。

立品哽咽。

“大學二年班的時候 ,我就決定和立品開設一間科研公司,因為我們年青,不知天高地厚,總覺得替大財團打工俗氣。“

“有天一眾大學同學往飯堂午膳,有位同學突然的咕錢包內總是日常交易的零錢,很瑣碎,有些店鋪還不收,很煩。那一刻,我和立品打一個眼色,機會來了。“



“我們當夜便拿出所有兼職所得的積蓄,開立一間公司,寫了一個計劃書給智能乘車卡公司的總經理,提出以流動零錢儲入車為民眾乘車卡增值,數年後有開計劃更被政府大幅使用。“

“我們一年後已經以一級成績完成大學學業。然而,我們已經忙碌得連畢業禮也去不了。當一眾同學仍為求職苦惱時,我們已分別購收自住單位及代步車子。“

小男蹲坐客廳地毯上一動不動,雙眼發出晶光。

她在微笑。

立品看在眼內,就如五年前剛認識的她一樣可愛。

“然後,我遇見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遇見小男,我愛妳。“

小男笑中帶淚。

“我也是,我愛你。“



小男輕撫電視機畫面上的智。

“我還記得那天遇見一個賊在巴士上偷取一名太太手袋內銀包,我親手捉住那賊往警察局,那女警誤會我才是賊人,對我大呼小叫。知道真相後沒聲價道歉,那個傻女子皮膚白哲,一頭短髮很是可愛。“

小男很心醉,笑容甜美。

“我們很快便成為朋友,之後便是戀人。“

立品心酸,搖搖頭。

“那時候我已經和立品研究人體智能析別技術,初初只是以手指模印為智能手機作保安鎖定。直至有一天,我看向小男的眼睛,我才明白人的眼神才是獨一無二。很記得,我問小男,以人的瞳孔作電腦智能析別,很創新是吧?妳哭了。“

“我以為是自己的工作忙碌,所以忽略了妳,妳哭,但我發現妳開始很傷心,有時會合上眼,我開始懷疑,妳懂得的其實比我多。“



“開始眼睛項目時,覺得很好玩,亦對計劃充滿雄心壯志。後來,我同立品成功爭取到一個大財團及政府支持項目,我們真係覺得一切來得太順利,太美好。“

“直到有一天小男,妳對我說,人的眼睛就是最好科技,用心,我們得到一切。我開始反思,如果人的眼睛可以取代證件,提款卡以至辦別該人身份,算好事嗎?科技係一項工具,好與壞在於落入好人或壞人手裡。“

“歷代千古,當權者治亂興哀,皆屬軌跡。不怕一萬,如果眼睛技術落入有心人手將會是不幸。其實男,我一早已經知道妳來自未來,在妳的時空,妳一樣是威風八面女警,哈哈,你呢個賊仔,連阿婆都唔放過。“

小男強忍眼淚。

“可是,小男,愛一個人除了成全,亦是尊重。妳不想給我知的秘密,我不必道破。就如未來世界政府不應該以民眾眼睛內晶片監控他們思想,稍一不起便入獄。我知道未來世界亦有有義之士,但他們比我們世代更難了。“

“可是,眼睛計劃已進行得如火如荼,又已經和大財團及政府沾上邊,要回頭已很難。我可以為小男,我妻所做的,就是借文人的筆道出小男故事,試圖警世。我聯絡思思,試圖將小男故事寫成小說眼睛,希望借一個故事道出自由這個意念。越道出妳故事,我發覺越愛妳,小男 “

小男終於崩潰,淚流成河。

她只有以手臂拭去突然缺湜的眼淚 。

電視畫面變藍。

“所以妳不用為未有向智坦白妳的過去而內疚。智早已洞悉計劃涉及的人越多,他的處境便越危險。我們科研團隊每個核心成員亦有錄影相關自白,因深知處境危險。“

立品神色沉重。

“而事實上黃思思的死,加上往後的兇案亦反映有關事實。“

小男點頭。

“那立品的影帶又提及什麼事?“

立品選擇不發一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