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小男往公共關係科報到。

“這是安娜,是接替已去世的同事位置的。“

立品向眾同事介紹,眾同事有禮地招呼小男 。

“安娜,妳就坐在去世同事的位置吧。“



立品走開。

眾同事很快便掛下面孔。

“美女果然不同,新任職便由老闆親自帶領上班。“

一位貌似較年長的女同事笑笑向小男說話。

“我的接替不是普通交接,是有同事過身,我想老闆是怕我作為新人不舒服吧“



小男不卑不亢地回應。

那大姊頭吃了啞吧虧,走開。

似乎案未查到,已有人事問題要面對。

小男輕輕整理辦公案頭 。

“呀,“



小男心裡輕輕暗咐。

只見過世同事的舊物根本未有清理過,就像當事人只是放假,明天便會回辦公室派發衣行手信一樣 。

她打開抽屜,只見事主的私人卡片簿及日記簿。

“把如此私人的東西放回公司?“

小男心想。

基於工作理由,她需要一一翻看。

“王鴻基,天下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黃思思,自由寫作人,。。。“

小男一一細閱卡片簿內卡片。



然後小男驚呼。

“符史雲,註冊臨床心理及精神科醫生。

“安娜,什麼事啦?“

一位外表比較樸實的女同事過來關心小男。

“小雲,不,不,我看到舊同事抽屜內有很多香水,鑰匙包,飾物覺得驚訝。“

那位叫小雲的女孩子戴上黑色粗框眼鏡,頭頂上鴨舌帽,穿上牛仔褲的她外表中性平實 。

“安娜,一個人要走什麼路,上天可能安排了一定軌跡,但家境清貧不是一個籍口,月薪二萬多算不錯啦,唉。“



女事主在同事口中名聲不佳。

原來三宗凶案的事主間互相認識 。

而女事主認識符史雲。

已改變身份的小男可否從第三者角度認識符史雲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