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剛在車上一直默念自己新身份,以防出漏子。

“我叫雷安娜,今年25歲,是加拿大畢業回流的海歸派。雙親都在多倫多,家族在唐人街一帶經營中式酒樓 。“

這個定設便解釋了安娜這個身份為什麼無親人,無朋友。

“我性格活躍,喜愛喝酒,派對,所以公關主任的工作便最好了,我可以因工作而認識科研公司的達官貴人。“

小男把一包快熟意大利粉放入購物車。



雖然工作沒有如此要求,小男自動把日常生活習慣模仿成海歸派一樣,務求盡善盡美。

她推著購物車沿超級市場走。

“小男 “

有人在叫。

小男繼續往前走,不作聲。



那個人直接從小男背後走向小男前方。

她是小男舊居附近茶餐廳老闆娘。

“妳在叫我嗎?“

小男有禮地向老闆娘笑笑。

“妳長得和一個女孩很像呀。



“是嗎 ? 那真有趣!”
小男熱情定向老闆娘說話, 就像一個性格爽朗的海歸派一樣。

老闆娘仔細端詳小男五官。

“不過我肯定妳不是她,妳的左右面頰都有顆痣,她沒有,妳身材比她好,又會化妝,又會蓄長髮,妳很嫵媚,漂亮,有女人味。”

小男向老闆娘笑笑,化妝打扮的力量真神奇呀。

小男心想,然後又罵了一句髒話。

“我從前很差嗎?”

小男喃喃自語。



“什麼?”老闆娘問。

“沒有,有人稱讚我我實在太高興了。”

小男索性向老闆娘套取消息。

“是了,那女孩子是什麼樣子呀,真好奇。”

“她是個女警,可惜因涉嫌殺死未婚夫及第三者而坐牢了。說來奇怪,她未被捕前有個外形笨拙載眼鏡男子經常在她附近出沒。現在被捕了,她家門外又有一名年青穿著新潮男孩子在她家守候。”

小男心暗暗吃驚。

原來她過往的情緒困擾深深影響她的工作、以至對身邊危險的洞察力。

“還有,那女警有個任職心理醫生的男友。女警被捕後他索性住在她的單位,真痴情,我呢個師奶不能羨慕更多了。”



小男百感交集。

過往的她必定會為這件事覺得感動,現在的她反而害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