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篇

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了。

作為一個臥底根本沒有下班時間,小男提醒自己必需冷靜以保持驚覺。

她現在面對一個難關,要和這個老闆娘保持聯絡嗎 ?

她希望從舊有圈子了解兇案運作,卻怕和舊有圈子人相遇會被弄破身份。



“回流漢城半年,聽朋友說這裡亦有港式茶餐廳,但試了半年也找不到登樣的。我可以找天去妳餐廳一試嗎?“

這個回答,進可攻退可守。

“可以,當然可以,我地最出名係咸牛肉炒蛋三文治。“

“好呀,比張卡片我啦。“

小男作異常興奮狀。



“妳呢個鬼妹仔好爽朗,真係得人喜歡。“

老闆娘走開了。

小男買過所有東西亦準備回家。

救命,穿著三寸高的高根鞋比玩空手道更難。

是的,小男是空手道黑帶。



慢慢走回現在的家,她弄了個即食麵來吃。

累得賊死。

她順手拿著手機來看,哇,八十個未讀群組短訊。

“說好的購物呢?“
“那個新推出的限量手袋很美呀,不過很貴。“

“安娜沒回答呢。“

“襯她不在,那麼多訊息她也讀不了。她真古怪,對上手同事東西好奇不已,說不定是同類人。“

“仲有個酒店下午茶,我要試,我要打卡,我要。“



一班已工作的成年人,身心比小學生更小。

安娜,不,小男開始感激立品。

他特意安排星期五作為她的首天上班日,怕好累。

“酒店下午茶嗎?好呀,我好想試。“

小男回覆。

眾人立刻又和小男打哈哈,特別是剛剛說她是非同事。

“是呀,是呀,我們可以順道買衣服呀。“

“公司和第一地產合辦的慈善舞會快開始啦。“



“有富二代。“

“有高官。“

“有靚仔。“

機會來了,了解整個科研網路的人。

小男可以抽出殺人內鬼。

明天的下午茶更加需要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