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我似乎能夠看到幽靈。
 
這是從母親那裏聽來的,某天不知道在談論起什麼話題,突然一下子扯到我的童年。
 
由於我家是傳統的日式民居,走廊空間較大,那時候的我便把家中的走廊當成遊樂場。
 
我沒有兄弟姊妹,所以每當日落西山,母親忙着準備晚飯的時候,我便會獨自一人在走廊上尋樂。
 
天空被染成橘紅色,廚房裏不斷傳出母親切菜剁肉的聲音,母親說那時我很喜歡配合她做料理的聲音來玩扮家家酒。
 


一個人的扮家家酒,聽起來總有點寂寞的味道。
 
但據母親所說,我每次都會一人分飾多角,玩得樂在其中。
 
某一天,在母親烹調飯菜的時候,我如常地一個人在走廊上開始玩起扮家家酒。
 
「媽媽、媽媽,有人在啊。」我在走廊上大喊着。
 
「哦?是怎樣的人啊?」母親切著菜地回道。
 


聽到我的呼喊,母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或許單純認為我是在說扮家家酒的角色吧,又或是看到屋外某個路人什麼的。
 
「是個長着白色臉的叔叔啊。」我天真無邪地說。
 
母親起初不以為然,因為小孩子總會時不時胡言亂語,所以便沒有放在心上。
 
雖然母親沒有對我的說話多加理會,但那時的我並沒有就這樣便住口。
 
「叔叔走了,來了個流著血的哥哥啊。」我依舊大喊着。即使從我的說話聽來,並不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但內容實在令人在意,於是母親便停下手上的工作,從廚房走來看我到底怎麼了。
 


母親急步走來,然而,映入她眼簾的,卻是我站在走廊上,目瞪口呆地望着木製天花板的一幅奇妙景象。
 
「不是什麼都沒有嗎?」母親瞥了天花板一眼後開口說。
 
「那個哥哥就像這樣的,然後就突然消失不見了……」我向母親解釋道。
 
那個時候,我似乎做了一個敬禮的姿勢。
 
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母親便趕緊帶着我一同到廚房繼續做飯。
 
母親說,自那次之後,我偶爾也會望向走廊的天花板。
 
不知道是沒有意識到自己有靈感,還是正因為有靈感才能感覺到幽靈的善惡,小時候的我絲毫不害怕看到幽靈。
 
該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


 
不過說是有靈感,其實也沒有那麼厲害,母親說我好像只有在家中時才會看到那些東西,平常不管到哪裏也不會有異樣。

在那個時代,偶然有這種靈異體驗好像蠻挺普遍的,加上我們這種和式住宅原本也屬於比較容易出現那些東西的類型,所以看到我沒什麼過於反常的異狀,母親本來也打算別管那麼多,有時候刻意處理反而更危險。
 
初時,我還只是會不發一語地凝望着某處的程度。後來,我變得會向着某處敬禮。
 
眼見我敬禮的次數愈發頻密,母親開始有點擔心起來。
 
那時候,她決定向我了解一下,看我為什麼會突然站立行禮起來。
 
「那是哥哥教我的啊。」我想也不想便答道。
 
「哥哥人很好的,他常常會幫我趕走那些古怪的人。」小時候的我開朗地笑着補充道。
 


母親這才知道,並不是小時候的我膽子過人,而是家中有像守護靈般的東西存在。
 
這之後,母親還沒有放下心來,還拜訪了閱歷豐富的婆婆,因為這棟和式住宅是自婆婆那一代留給我們的,或許她會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
 
那時候,婆婆就住在我們家附近,同樣是充滿和式風味的民宅。
 
「嘛,是因為你們那以前是防空洞的關係吧。」婆婆解釋道。
 
那時我口中的「哥哥」大概就是防空洞的軍人吧。
 
婆婆安慰母親,要她不用擔心,因為母親小時候也有過類似的情況,後來慢慢便再也沒有看到了。
 
那天聽完母親的憶述後,或許是童年的回憶湧現,又或許是想表達小時的謝意吧,經過走廊的時候,我自然而然地向上敬了一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