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晚, 我剛同 Annie 去完郊外行山, 晚飯過後, Annie 同我講, 「呀, 我又諗到有個地方未去過架!」我問住佢, 「咁係邊度呀?」 Annie 微笑住同我講, 「咪就係你屋企囉!」

同 Annie 上左我樓之後, 見佢好似好好奇咁四圍巡視住, 「嘩, 咩你一個男人住間屋都會係咁整齊嘅!」 我望住佢笑左一笑。

Annie 再同我講, 「喂, 聽講話你以前係離過婚過喎, 但其實你個人都算係幾好吖, 你老婆就真係唔識得寶嘞!」

Annie 走左入我間房度坐住響床邊, 見佢好似好悠閒咁, 「喂傻佬, 你就係晚晚都一個人響呢度瞓架?」 我點住頭。

Annie 係咁擔天望地住, 跟住見佢又開始無哂表情咁耷低頭玩住手指, 「喂傻佬, 我自己曾經都有諗過, 第時我會同我老公夜晚響床度一路傾住偈咁瞓覺, 不過, 而家呢啲就只係得番奢望…..」
 


我坐住響 Annie 身邊, 靜左一陣之後, 跟住我再同佢講, 「咁妳想唔想試吓呢種感覺咁吖?」

Annie 聽到之後, 跟住見佢將對腳縮到上床, 然後就已經退到枕頭之處, 「我想, 我真係好想…..」

我亦爬到上床移到 Annie 嘅身邊, 跟住好快, 我同佢就並排咁瞓住響床上, 我地望住天花板, 而 Annie 就開始同我講。 

「唉, 成三十歲人, 勞勞碌碌左幾十年, 到頭來原來咁快就咩都無哂, 嘿, 如果個天可以比我再長命啲嘅話, 我估我一定唔會再好似以前咁剩係掛住做野而咩都唔理嘅!」

我望吓身邊嘅佢, 「唔好再諗埋呢啲嘞, 妳不如諗吓妳仲有啲咩地方想去同想做咁啦!」 



Annie 望住我, 「喂, 講啲野你知吖, 不過你唔準笑我過喎!」 「好呀, 妳講囉, 而家妳仲有咩怕比人笑喎!」 「我…其實…仲未試過…同男人….」 

Annie 居然唔敢講得咁白, 「…呢…咪即係咩囉!」

我望住佢, 見佢居然真係一面唔好意思咁, 四目正在交投住, 我知道佢講嘅咩係咩意思, Annie 已經咪埋對眼, 而我亦開始向住佢塊面移近。

好快, 我個咀就已經深深咁印住響佢雙唇之上。 

已經緊緊咁攬住對方, Annie 正好投入咁同我錫住, 手正開始解開我嘅衫鈕, 而我亦同樣扯高住佢件襯衫, 一輪互相解除束縛之後, 好快, 我地就已經身無寸縷咁擁抱住起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