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透嘅雙胸正緊壓住響我懷中, 發硬住嘅蓓蕾正輕擦住我胸前嘅肌膚, 我開始移到佢胸部, 正用力含啜住佢身上呢粒正散發住迷人粉彩嘅蓓蕾。

Annie 正發住微微嘅喉音, 身軀亦正不斷地扭動住, 我雙手係咁摸遍佢全身, 胯下中央之處亦已經泛濫成災, 我再沿住佢小腹一路向下錫住, 已經到左恥毛之處, Annie 正用手掩住佢嘅神秘地帶。
 
我輕拉開佢隻手掌, 入口之處正呈現住處子線型嘅狀態, 我開始俯身錫住佢嘅恥毛之處, 慢慢地, 咀已移到唇瓣之地, 我輕舐左縫門一吓, Annie 下身即時急劇咁顫動住。

舌尖已經一吓一吓咁舐住縫門, 穴水亦不斷地響小溪之內長流住出黎, Annie 比我舐住正用力襟住我個頭頂, 已經舐得都差唔多, 亦係時候我地就要更進一步。

我爬番上佢個身度, 大脾亦已經擠開左 Annie 嘅兩腿, 我繼續邊錫住佢塊面, 下身柱頭亦正開始輕磨住佢道入口之處, 我知唔可以太快同太過用力, 所以就唯有邊磨邊慢慢咁深入而去。 



Annie 有啲皺住眉頭同透住大氣, 但佢下身就正配合住我嘅深入動作, 穴水不斷滋潤住縫道兩壁, 而插入動作亦未見有預期阻滯, 終於, Annie 嘅第一次居然響好順利嘅情況之下, 我地就已經完全結合住起黎再抽插住之中。

緊緊嘅壓迫感令我舒服到死, 而 Annie 亦感覺並無想像之中嘅撕裂痛楚。 

我正有節奏咁慢慢抽插住佢, Annie 開始緊攬住我, 呻吟聲響亦漸見加大, 我開始感覺到佢道內正在抽搐住, 而我好快亦響咁壓迫嘅環境之下一洩如注。
 
呢晚, Annie 正攬得我好實咁瞓, 而我望住佢正熟睡住嘅樣, 心下就再次諗番起佢嘅餘生, 隨住呢晚過後就會再減少多一日。

一星期之後,  Annie 同我講想我陪佢去覆診, 呢一日, 我同佢上到醫院, 等左一輪, 終於都入到疹室之內, 醫生望住 Annie 嘅病歷, 「何小姐, 妳個情況我地發覺到有啲特別, 所以我想同妳再詳細 double check 多一次!」



Annie 同我都有啲奇怪, 跟住 Annie 就同醫生講, 「醫生, 我已經一早做左心理準備, 如果我嘅情況係有惡化嘅話, 你就即管不妨對我坦白講就得!」

醫生托左一吓眼鏡講, 「何小姐, 我就係唔敢肯定呢份報告嘅結果, 因為份報告內顯視妳血液內嘅癌細胞組織已經唔再存在!」我同 Annie 都覺得無咩可能, 但為求事實, Annie 好快就被安排再作詳細 double check 多一次。

兩日之後, 報告終於都出左, 一個真係令人難以置信嘅結果, Annie 體內嘅癌細胞居然真係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佢嘅身體就好似從來都無患過病一樣咁, 醫院方面亦對呢個情況感到嘖嘖稱奇。 

但唯一勉強解釋就係近呢兩個幾月黎 Annie 同我響埋一齊之後, 佢嘅日子亦係佢一生人之中過得最開心同快樂嘅, 所以, 院方估計呢個亦係令佢病好左嘅主要原因。

行出醫院之後, Annie 向住太陽深呼吸左一吓, 我笑住問佢, 「而家知道無事咪就好囉, 係呢, 咁妳想去邊度慶祝吓咁呀?」



Annie 笑住講, 「去邊都無所謂, 只要係同你響埋一齊, 我就算去邊度都係咁開心嘅!」

患難見真情, 一次患病就將一對相鬥多年嘅對頭人變為一對不離不棄嘅戀人。

(僅以本文創作一個美好結局來獻給一位身在遠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