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憶之間,他已梳洗完畢,吃了早餐。
  打開窗簾,窗外的景色是久違的風和日麗,使他心情爽朗。畢竟,從這個月以來,天無間斷地下著滂沱大雨……一開始時還好,但最近的一星期每天也是紅色暴雨的程度,天文台卻沒有掛起任何暴雨警告,每天上學也十分狼狽。
  陽光真是好呀。程釋源如此感概。  
  離上課還有點時間,他想在上課前,稍為處理自己的side project。
  戴芷瑜揶揄他為IT狗,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過在那之前,他必須把書桌上多餘的物品清理。他一看,書桌上如預想般,放滿了「那種」道具。
  軍用刀、半自動手槍、電油、火機、安眠藥、氰化物、砒霜、硫酸、繩子、陌生的,貼上「天台」標籤的門匙……
  讓人感到不安的事物。
  說白一點,那些都是可以用來自殺的物品。
  他一言不發的拿起了垃圾袋,熟練地把桌上的物品掃進垃圾袋裡(當然,電油和硫酸等處理起來會更加小心),接著為垃圾袋貼上了「自殺品回收」的紙條,再把它放在一邊。


  這番動作,必須每天重覆。因為,每過一天,這些東西會自動重生,整齊地排列在桌面上。就算程釋源試過用監視器拍下重生過程,畫面也只是一片漆黑。
  很匪夷所思吧。但這樣的事發生在這都市裡的每戶人家,老師早已如此教誨。他還記得,人生第一節德育課時的教程:
  「這是『自殺的意志』的禮物:在每新的一天,神會重新賜與每一個人自殺的權利——」
  而在當下沒有需要自殺的人,可以在每星期四向相關部門回收自殺品。
  程釋源決定不去回想這件敏感的事,打開電腦,徑自進行作業。
  「Import呢個新既database要好耐,返學之前run,放學返黎應該搞掂啦。」
  關掉了屏幕後,他便踏出家門,一邊把玩手機一邊步往學校。此時,他看到通訊錄有一條未讀訊息,發信人是戴芷瑜,發送時間是昨天晚上。
  「聽日試下同佢表白啦!我覺得有機。信我;)」
  「哈哈。」他沒好氣地打字回應:「以目前我同佢既關係,告白一定食檸檬。」  
  嗯。這是慘烈的單戀。程釋源早就已經知道了。不管如何搭話,她也是愛理不理的態度。


  真是想不通呀。大家都抱有相同興趣,為什麼她不理解自己呢。
  ……
  沒有藍剔。
  她應該正在忙著參與早上的訓練吧,畢竟她終於解放,能夠花多點時間投入她的興趣,程釋源也為她感到高興。
  順便補充一下,她是女子籃球的校隊隊員,在男生中頗有人氣。
  往學校還有一段路要走,百無聊賴之下他想跟人聊天。首選戴芷瑜在忙,剩下的人選,就是班上唯一一個稍有交情,暱稱叫小佳的男同學。
  於是,向他發了一個訊息。
  「早晨。」再加一個打瞌睡的表情符號。
  「咩料?」很快便收到回信了。畢竟這個人是手機中毒者,大部份時間都在玩手機遊戲。
  程釋源:「今日好好天。」


  小佳:「係呀。落左咁耐雨……終於好天。」
  程釋源:「我覺得咁好天,告白成功機會率都大啲。」
  小佳:「FF少陣啦。」
  小佳:「想搵人9UP就唔好煩我。我轉緊珠呀。」
  程釋源看著有氣。於是回了這樣的話:「咩呀,我認真。今日你就睇戲,一陣我會隆重其事咁搞大佢。」
  小佳做了一個無言的表情,然後回應:「講就兇狠,做就碌撚。」
  小佳:「你話告白……對象係咪果個自閉女呀。」
  程釋源:「咩自閉女呀?人地冇名你叫咩。佢叫蔡思晴呀。」
  小佳:「祝你好運啦。唔知你同佢講既野,有冇超過十句呢。」
  正中紅心。正當程釋源惆悵之時,小佳又傳來這樣的訊息:
  「明明身邊就有個仲正既,又唔好好珍惜。」
  又來了。經常聽到這種話。
  戴芷瑜的確長得很可愛,身材不錯,性格體貼又有活力,然而他們就算再親近,沒有感覺就是沒有感覺嘛。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被非她杯中茶。
  最重要的是,那個被稱為自閉女的少女蔡思晴,有戴芷瑜所沒有的特質,把自己深深吸引。
  是無法用言語解釋的。


  程釋源:「你理得我呀。葡萄牙?」
  小佳:「牙你老母呀……」
  小佳:「我唔服呀。明明大家都係毒撚,點解你有我冇。」
  小佳:「我都想有人瘋狂叫我起身呀,最好就有個黑絲姐姐用力踩住我JJ黎叫我……哈……呼哈呼哈。」
  程釋源:「痴撚線架你……」
  兩人透過Whatsapp聊著沒營養的對話,直至來到學校。既然到了學校,小佳便沒有用處了,草草結束話題後便把手機收起,回到自己的班房。
  甫一進入班房,程釋源目光一掃,馬上就發現了他所喜歡的人,內心,不禁心花怒放。
  那個女孩的座位於程釋源的正前方,此刻的她正在使用手提電腦,手指靈活地在鍵盤上起舞,就算她並非班上的焦點,但她對程釋源來說,還是老樣子的吸引。  
  在步向自己坐位那段小小路程中,程釋源不住偷瞄著她。
  少女梳起一束馬尾,架著一副黑框眼鏡,看上去不修邊幅,校服也有點皺皺的,但看久一點,就會覺得她長得頗為清秀,要不是她平日自埋頭對著電腦,要是她稍作打扮,大概會很受男性歡迎吧。
  雖然外表對自己口味,但真正吸引他的,是她對編程的專注與執著。如今,他的目光只有她,而那個名叫蔡思晴的女孩的世界,只有眼前數個大大小小視窗,和裡面一句一句的程式碼。
  是一種共鳴,是一種憧憬。跟自己熱衷於同樣的嗜好,無疑是最棒的對象——喂喂,那邊的那個。覺得我很不正常?你能明白IT狗的心情嗎?
  算了。
  能夠跟她同班,而且她還坐在自己的正前方,實在幸福得無以復加。
  要是每天能跟她Pair programming,那有多好呢……


  「早晨呀,思晴同學。」
  程釋源和少女打了招呼,而少女只是以打字聲回應。
  他約略看了一下畫面,便打開話題:「咦,係clojure黎喎。」
  這是比較新興的函數式編程語言(functional programming),雖然某些大企業已經利用相關環境開發,而且社區群漸漸壯大,但說到普及程度,還遠不如Java,C#或C++等熱門指令式語言(imperative programming)。
  反正不是一般高中女孩會接觸的事物就是了。  
  「嗯。」
  哇,沒想到她竟然回應了。明明之前大多也是無視的。果然如戴芷瑜所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嗎。
  「好少見有人用,但我幾欣賞開發者既理念……」
  程釋源見機不可失,便把所知的相關資料說出。半晌,少女緩緩回應,作業也稍為停止:「我鐘意用函數式編程,感覺簡潔好多。」
  「我都咁覺得,可惜我比較常用物件導向(object orientation),對果方面唔係太熟……」
  他還沒說完,上課鐘聲徐徐響起,少女收起了手提電腦,另一方面小佳也在這個時候趕到課室,看他氣吁吁的,一定是轉珠轉得忘了時間吧。
  難得打開話題,不可能就此錯失機會。必須趁班主任到來前,把關係拉近一步。
  「得閒我可唔可以請教下你?」
  「好。」
  「……吓?」


  「我話可以。」
  成功爭取了二人獨處的機會了!沒想到她會答應得那麼乾脆!他滿心歡喜,想要跟戴芷瑜分享喜悅,便把頭轉向鄰行後排,舉起手做出勝利手勢,卻赫然發現她的座位是空著的。
  一定是練習過了時間,還沒來得及換好衣服吧。真是沒分寸呀。居然會輸給小佳,等下一定要取笑她一番。
  天氣變好,連喜歡的對象也不再冷漠,今天絕對是美好的一天。
  班主任進入課室,各學生向老師敬過禮後,他便向大家說:「各位同學,班會前,我有一件事同大家宣佈。」
  大家注視著班主任,而班主任的表情不帶一絲波幅。他只是輕輕吸一口氣,以最平淡的語氣——是的,就像是說出像地球是圓的那種理所當然的宣告。  
  「戴芷瑜同學尋晚係學校自殺,死左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