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時正,鬧鐘響起,少年不情願地按停床邊的鬧鐘。為了讓自己盡快清醒,他吸了一口氣,然後往床下滾去。
  「啪!」
  整個人從床上跌落。痛是有點痛,但萬試萬靈,人也清醒過來了。他搖搖欲墜地爬起身,再用力伸了個懶腰。
  沒辦法,如果不是這種強硬手段,他大概會睡到中午吧。
  多虧他的青梅竹馬一個月前為他想出這種瘋狂的起床方式,他的出席率才力保不失。
  他有點懷念以往由她親自上門叫醒自己的時光,可是,過去的就讓它過去,畢竟曾經只是曾經。
  一切,就在少年跟她說自己有了心上人之後改變。
  「喂,IT狗。」
  那天在回家途中,青梅竹馬煞有其事地叫住了自己。少年馬上黑起臉,看來跟emoji圖案的黑色月亮並無二致。
  「講左幾多次唔好叫我IT狗呀,戴芷瑜。」


  戴芷瑜踏著小跳步追上了少年,接著把步伐調至與少年同步。看清一點少女,爽朗的茶色短髮和清新的笑容,給人可愛和充滿活力的印象。
  「咩呀。你個名叫程釋源丫嘛,程式員程式員……平時又成日對住電腦搞呢搞路,唔叫你IT狗做乜。」
  「識條鐵咩妳。我都費事同你嘈呀,帶子魚。」
  「哎呀……IT狗都學人亂起花名?」
  「妳改我花名先既。」程釋源別過頭去。
  「我冇所謂呀。帶子魚……又帶子又魚,聽起黎好好食呀。又幾得意添。」
  「妳!」
  「不過……我都係鐘意你細過果陣,叫我『魚魚』多啲囉。」
  「呀呀呀!唔好提返果陣既事呀!!!」
  二人吵吵鬧鬧跟平日是一模一樣的日常,他們的關係,從不知何時起就密不可分。


  但是他們不是情侶。那兩個人心裡也早已如此認定。
  要是有人問他們「你們是情侶嗎?」這樣的問題,他們只會冷靜地否認,不像那些口不對心的傲嬌角色般別扭地說著:「咩咩咩咩野話?我同佢先唔係男女朋友呀!不過如果佢同我告白……我都唔係話唔可以考慮下既……」
  總而言之,他們之間只有最單純的友誼。
  「係啦,阿釋。」
  開了一陣玩笑後,戴芷瑜突然一臉正色地叫喚少年。
  「咩呀。」
  她停下腳步看看天空,陰暗的天色盡入眼簾。此時,天空下起毛毛細雨,兩人各自從書包取出折傘打開。
  「由聽日開始,你以後返學要靠自己啦。」
  「吓?咩意思?」程釋源依然摸不著頭腦。
  「即係話,我唔會再上你屋企叫你起身啦。接住啦。」


  戴芷瑜突然把他家門匙拋往程釋源,程釋源瘁不及防,接得有點狼狽。
  「喂……我今朝話我有個鐘意既人咋喎,駛唔駛咁快劃清界線呀。」
  「你係唔係傻架。第一,你以為呢種美少女上門叫起身咁幸福既情節可以永遠發生係你身上?」
  「嗚……」被說中心坎處了。的確,當初這個約定俗成,也只是從他們小學時一個小小的契機而開始的。
  她才不是為了增加好感度而這樣做,而自己也厚臉皮地接受且習慣了。
  細想起來,這還真是厭惡性的工作呀。她能堅持那麼久一段時間,也還真了不起。
  「第二,既然你已經有心上人,咁你就應該避下嫌啦。」
  「係既……」
  「第三,雖然已經隔左好耐,我諗,你……」
  接著,少女的眼神換成凌厲,笑意盪然無存。
  「已經唔會再想自殺。」
  「啪。」「呀。」
  程釋源走近,輕輕彈了一下戴芷瑜的額頭。
  「一早冇呢種諗法。」
  雖然「自殺的意志」,在這個歪曲的都市裡一直彌漫著——在神的眼中,自殺是被鼓勵的行為。


  這是程釋源沒有完成的心底話,但是戴芷瑜理解。
  「將來點都好,應承我,無論點都唔可以自殺。」
  「得啦,長氣。」
  「唔好敷衍我。」
  「咁妳想點呀,大小姐。」
  「我要你發誓。」
  「唉。」他沒好氣的大嘆一口氣,深知如果不順她意,她一定會糾纏下去,於是清了清喉嚨,再豎起三隻手指:「我程釋源發誓,會珍惜生命,點都唔會自殺。滿意未?」
  「算你啦。」
  「仲有,就算我唔叫你起身,你返學都唔可以遲到。」
  「乜你咁麻煩架。咪由得我遲囉。」
  「唔準。我就係咁麻煩架啦。」
  本來程釋源想說「關妳鬼事咩」但是看在她一直堅持這份苦差的份上,只好勉為其難答應:「好啦好啦。怕左你。駛唔駛我發埋誓呀。」
  「算啦。呢個我信得過你。」
  「但係……」
  戴芷瑜彷彿看穿了程釋源的憂慮,徐徐說道:「你想話得你自己可能起唔到身?我教你個方法啦。只要碌碌碌碌,『砰』一聲跌落地,咁包保一定起到身。」


  「吓?」
  程釋源呆若木雞。接著戴芷瑜重覆同樣的話,不時指手劃腳,看來帶點傻氣。
  「我認真架。對你呢種賴床症末期既人,一定要用呢種手段。聽日就要咁做!」
  看來叫自己起床這件事比想像中更麻煩呢。本來程釋源想要取笑少女,但在良心責備下,他只是唯唯諾諾地答應。
  話題結束,二人沉默地走過一段路。這下,輪到程釋源打開話匣子:「喂,帶子魚。」
  「咩呀。」
  「冇,我想講,一直以黎辛苦妳啦。請妳食tea啦。」
  「哼。算你有返少少良心。」
  戴芷瑜輕快地轉了一個圈,微濕的髮絲隨轉動飄逸,看上起格外動人。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指著一部不遠處的自動售賣機。
  「喂……我話請妳食tea喎。可以食好啲架。」
  「唔駛啦。我想飲……」
  「得啦得啦,紫色西瓜汁丫嘛。我買我買……」
  紫色西瓜汁,好像說是由經過基因改造的西瓜榨出來的汁液製成的飲料。包裝上有一隻大大紫色西瓜波,大概是這個品牌的吉祥物吧。
  明明是這樣奇怪的東西,但偏偏戴芷瑜卻很喜歡。
  程釋源用八達通啪了一下感應器,買了大包裝的紫色西瓜汁,然後雙手恭敬地把果汁奉上。


  「請呀,女王殿下。」
  「你果然係最了解我既人呀。」戴芷瑜苦笑,把紫色西瓜汁接過來喝。
  二人走了一會,很快便到了回家路程上的分叉路。
  「咁聽日見啦。」程釋源說。
  「嗯。加油啦。希望你初戀順利啦。」
  「多謝多謝。」
  正當程釋源轉身踏上歸家的路途,少女,突然叫住了他。
  「喂!IT狗!」
  程釋源腳步停了下來,沒有回頭。雖然皺著眉,表情看上去有點不耐煩,但是嘴角帶著微笑。
  是她的話,他不會介意的。
  「又點呀。」
  「你一定要幸福生活落去……特別係一個月後。」
  程釋源不解,回頭一望,卻發現少女已經邁起腳步,走到無法交談的距離。
  自那天之後,戴芷瑜也沒有再上去程釋源的家了,而在那天的翌日早上,他果然如戴芷瑜所想般無法起床。本來他沒有即時想起那起床的秘缺,但剛巧他睡相太差,在伸手按停鬧鐘時不小心滾了下床,頭腫了一大包,睡意也剛好全消了。
  起床後,他給戴芷瑜發了個短訊。


  「戴芷瑜……妳既資訊真係好有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