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釋源下了計程車後進入那棟全黑的建築,無視建築內的潛規條,以全速往接待處奔跑。
  他想快一點,看到那個跟他一直密不可分的人。
  「請問……嗄……嗄。今日黎既,係咪有個叫戴芷瑜?」他上氣不接下氣,一看到櫃檯的工作人員,就如此問道。
  「請稍等。」工作人員查閱登記名單,接著點了點頭:「係。今朝送黎既。」
  「我要見佢。」
  「你係佢邊位?」
  「我係佢哥哥。」為了避免麻煩,程釋源謊稱自己為其家屬。
  「咁你要攞左籌先,請你等一陣啦。係呢段時間,會有警員同你落口供。」
  「口供?」
  「都係循例問下死者有冇買保險,同死者之前有冇同人發生糾紛果啲啦。唔會好耐。」


  程釋源坐在一旁靜候,一名警員亦隨之到來錄取口供。在錄取口供期間,他發現此人態度毫不嚴謹,擺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姿態,文件也只是草草填寫。
  看在心裡有氣,程釋源便說:「阿Sir,話哂都係錄口供,可唔可以專業少少?」
  「是但啦。都係自殺死之嘛。」警員正眼也沒有看他一眼。「日日咁多人自殺,你估我好得閒呀。」
  「佢絕對唔會自殺。我好熟佢份人……佢一定會唔會咁做。」
  「接受現實啦。法醫證實左佢係自殺死。」
  「但係……」
  「煩。如果唔係程序需要,我都唔想同你講咁多。」
  程釋源無言以對。
  一但確認死者死於自殺,別說確定死因是否可疑,連認屍手續也變得如此隨便嗎。
  連剛才的接待員也是。


  世上的人抗拒再為自殺者消耗感情與能量,然後那個人的回憶也因以葬送,彷彿不曾存在。
  在很久前他就有如此的體會,去年自殺的同學,早已回想不起名字。
  但如今,感覺更為強烈。
  錄完口供後,他便坐在一旁等待,直到接待員叫喊戴芷瑜的名字。
  程釋源深深吸了口氣,徐徐站起,發覺雙腿如灌了鉛般沉重,自己的心跳也變得不再規律。
  明明剛才等待時是那樣的焦燥,一但要觸碰真相,懼意便不其然湧起。
  要是她真的死了,我能接受到將來沒有了她的人生嗎?
  他伴隨工作人員進入停屍間,只見他把其中一個櫃桶拉出,然後把裡面人身大的拉錬袋打開,露出了一張熟悉的少女臉孔。那是一張蒼白詳和的睡臉,要不是右方太陽穴處呈現了一道彈痕,大概會以為她只在熟睡。
  毫無疑問的,那個人是戴芷瑜。
  本來抱著還有萬分之一可能是認錯人的可能性,但如今那點可能性也灰飛煙滅。


  「請確認呢位係咪戴芷瑜。」工作人員說。
  程釋源呆在當場,工作人員又再追問一次,程釋源依然沒有半點反應,直到第三次時,他卻突然發難,搶著把拉鍊拉到袋子的盡頭。
  「喂……」
  工作人員本來想要阻止,但回想起這只是自殺者便沒必要多加干涉,本來伸出的手也逐漸收回。
  如今,程釋源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他必須看到那個自殺的證明。
  就算接受了她死亡的事實,也不可能相信她會自殺。
  他捉住了屍體冰冷的手,看見左前臂面上,有一道看來像結了疤的血紅文字:「Hello world」。
  傷口很深,而且看起來,是剛刻下不久的。
  「呼……」
  程釋源深吸一口氣,然後把左前臂翻過去,背面,也有用刀刻字的痕跡。上面寫著:「Goodbye world」。
  程釋源絕望得跪了下來。
  「見到啦?佢係自殺死既。」工作人員說。
  程釋源清楚得很。他看了看自己的左前臂,上面也有早已癒合,寫上同樣語句的疤痕。
  在這個世界裡,自殺是基本人權之一,只要證實死因是自殺,便會以類似「一般自然死亡」方式處理,省略大部份的驗屍程序,但是,為了避免不法之徒利用這點,於兇殺案中製造死者自殺的假象,自殺者需要盡作為自殺者的責任,留下自己自殺的證明。
  方法,就是必須在自殺前二十四小時,於自己的前臂上,分別用刀刻下「Hello world」和「Goodbye world」的句語,以示自己已經有了告別世界,與迎接新的死後世界的覺悟。每個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人,都要跟政府登記自己的筆跡,用以辨認自殺證明的真偽。


  接下來,他也不太記得事情的發展了。他只是草草的確認了戴芷瑜的名字,然後便離開殮房,乘搭地鐵回家。
  在回家的路程中腳步虛浮,看起來如同行屍走肉,一直喃喃自語。
  那個人是不會自殺的。
  對。
  這個一定是夢。
  好想快點回到家,這樣這個夢才會完結,然後,看到那個充滿朝氣的戴芷瑜。  
  回到家中,他便率先把手放進充滿自殺品的黑色塑膠袋,隨便地,取出了一把軍用小刀。
  啊。是刀。割喉自殺的方式,好像很適合呢。  
  刀已經舉起,抵在自己的頸項。只有這樣做,這個夢才可以完結。
  「將來點都好,應承我,無論點都唔可以自殺。」
  太過想念少女,聲音在耳邊迴響。
  「嗄……嗄……」
  他大口喘氣,然後聲嘶力竭地狂叫。
  「咁點解妳又要自殺呀!」
  與此同時,他手上的刀也隨之掉落,身影搖搖欲墜,視線亦與家中的電腦屏幕對上。


  屏幕之下顯示了一個交叉,原來早上的作業沒有成功運行,檢查了運行記錄,發現上面有一條這樣的訊息。
  java.lang.OutOfMemoryError: GC overhead limit exceeded
  GC全稱Garbage collection,也就是垃圾回收,是一種自動的記憶體管理機制,用以釋放不需要的記憶體,讓程式繼續得以運行。
  怎麼會出這種錯誤呢,明明Java本來有支援垃圾回收器的。一定是他的算法出了問題,才會讓程式負荷過重吧。
  「竟然會犯呢種錯……哈哈。」
  他自嘲地笑了,然而視線突然模糊起來,淚水,也如崩堤般悠悠落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