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戴芷瑜死後的一個月,程釋源一直也沒有上學,只是一直在家廢寢忘餐地編程。
  最近他創建了一個新的project,使用的程式語言是不太常用的clojure。本來這個project只作實驗用途,但發現功能比想像中強大,於是便把其完善,在知名開源社群GitHub發佈分享。
  他盯著屏幕,不時傻笑。
  「咿嘻嘻嘻……我個project終於破處,有個人fork我呀。」
  不時怒罵。
  「呢條友係咪傻撚左……push埋啲咁既垃圾?」
  他想,要是這樣一直生活下去也沒所謂吧,反正所有親近的人不復存在。
  突然,他的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響。
  「奇怪……」


  明明起碼兩星期沒響過了。
  在那天之後,雖然小佳偶而傳來關心的訊息,但由於自己一直沒有回應,漸漸的他也放棄了。
  會是誰呢。
  除了戴芷瑜和小佳,基本上沒有人有他的手機號碼。還是說,這是cold call狗的廣告?
  本來他是不想理會,但在好奇心驅使下不爭氣地打開了手機。發現Whatsapp中有一個未讀訊息,傳來訊息的是一個未知號碼,大頭照也只是一個陽光普照的emoji。
  「File core.clj line 34個設定出錯,請修改。」
  咦。
  馬上就能理解句子的含意。他打開那個檔案,發現那行數值有點奇怪,於是趕忙修正。在修正完畢後,他便拿起手機,在對話框中輸入:「你係邊個?」
  「蔡思晴。」
  心臟猛地一跳,是那個之前朝思暮想的對象。明明每次跟她搭話她也不揪不睬,怎麼會想到她會主動加自己的手機號碼。


  有點受寵若驚,但內心盡是疑惑。
  程釋源:「妳點搵到我架。」
  蔡思晴:「登入學校個VPN,入佢個database server就搵到你資料。」
  嘴裡說得簡單,但學生的權限應該不可能讀取資料庫的。不僅如此,連自己在網上發佈的程式碼也知道?未免太神通廣大了吧。就算自己在IT上素有研究,也沒把握做到這個程度。 
  不過,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在心儀對象前示弱便霸氣盡失。
  是了,裝作看不懂頭一句話好了。
  程釋源:「妳頭先講咩line 34呀。唔明。」
  蔡思晴:「Clojam-attack:Watch 3, Star 1, Fork 1。」
  一滴汗水從程釋源臉頰滑落。
  Clojam-attack正是他目前開發的project名稱,後面的,是它在Github上的幾項指標:Watch是關注此作業的用家數量,Star就是按讚的數目,而Fork就是複制整份程式碼自用的人數。


  這些數字簡接展示出此project的人氣度,愈高代表愈受認可。由此可見他的project並不受歡迎。
  蔡思晴:「順便一提,個Star同Fork都係我黎。」
  「嗚啊。」程釋源按住心房,氣得差點沒吐出血來。沒想到她會這麼狠啊。
  在惱羞成怒下,他轄出去了。
  「喂……你想講咩呀。果個project係我寫架咩?如果你以為coding style同我似就係我寫既,咁就大錯特錯啦。」
  「Project 作者:ILoveChoiSiChingbb。」
  嗚呀呀呀呀呀。
  那是之前一時間興起亂改的帳號呀。那樣的話,她不就知道這份心意了嗎?還是說,她會覺得自己是個嘔心的傢伙呢。
  抱頭哀嚎。好想回到過去打死自己。
  花了十多分鐘克服羞恥心後,程釋源才能勉強恢復對話。
  程釋源:「得啦。我認。係我寫既。唔該哂你既提點。」
  蔡思晴:「唔駛。」
  程釋源:「妳搵我咩事?」
  程釋源還沒從失去戴芷瑜的陰霾中走出,就算對象是蔡思晴,也沒有親近她的意思。她大費周章找上自己,應該不是為了指點自己的錯處吧。如果她是來安慰自己的,那對話也到此為止了。
  因為,戴芷瑜在他心中,無可替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