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程釋源如常返校。
  在校內,程釋源與蔡思晴碰面時形同陌路,因為昨天已經說好不再有任何交集。
  當天的課程,程釋源根本沒在聽。他在這裡只是為了貫徹與戴芷瑜的約定而已。他伏在桌上養神,為放學後做好準備。
  「鈴鈴……」
  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響起,程釋源便快步走出課室。
  校外的時間是他最寶貴的自由時間。他要善用這段時間,部署、鍛鍊、預演、臨摹。
  部署,也就是殺人的方針,他的殺人計劃早已有了大概。他將會約戰陳天偉,在放學後跟他來一場單對單的決鬥。像他那種自傲於體能和格鬥能力的人,絕對會一人赴約,那個人一定以為自己只是因為報復在教室被毆打的事而約戰吧。
  有一個沙包突然出現供他發洩,對他來說可是求之不得。
  只是,程釋源的真正目的卻是把陳天偉殺死。他將會藏起一把軍刀,在其不備之下把其刺殺,然後再為屍體手臂刻上自殺刺青,造成自殺的假象。
  為什麼要軍刀,不用其他自殺品呢?因為風險太大了。手槍發出的聲響很容易引人注意;硫酸和汽油彈處理起來非常麻煩,而且一不留神可能有反效果。衝量風險後,使用冷兵器突擊是最合適的。


  接下來,是鍛鍊。程釋源本身不論體能和力量也是在平均水平以下,就算是突襲,也不一定能殺死他。為了增加成功率,提升自身是必要的。所以在下課後,他會進行一連串的訓練。
  他會去跑步提升肺活量。
  他會做重訓提升攻擊力。
  他會在Youtube尋找持刀格鬥的影片教學,不斷重複、模仿、預演,增加熟練度。增加一擊必殺的機率。增加殺死陳天偉的決心。
  他會做思想訓練,在腦內排練殺死他的步驟。前刺?側劈?割喉?他會視情況而選擇最適當的行動。
  他不需要變得很強很強。他只是需要那個能把他殺死的那個瞬間而已。
  最後,是臨摹。他每天也會在街市購買豬肉,用來練習刻上那人的自殺刺青。那是比想像中困難的事——就算有了參考,筆跡不是說模仿就模仿到的,而且要用刀刻字,更是難上加難。
  但是,就算再困難,他也一定要學會,要從心底記住。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他自身的體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用刀刺殺的起手式也練得滾瓜爛熟,刻劃圖案的手藝,也自信進步到能完全模仿到那個人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侵犯戴芷瑜的共犯,在數天前留下了一封悔過書後自殺身亡。


  算了。雖然他也是要殺死的對象,但首要的目標,絕對是陳天偉。
  一切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殺人。為了替最重要的人報仇。
  他決定殺人計劃將於明天執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