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程釋源返校上課,看到蔡思晴如常地在大門前守候著。經過昨天的事,程釋源本來對蔡思晴跌至冰點的好感度漸漸回溫,早上打招呼時,表情也不再那麼僵硬了。
  「我地行啦。」
  程釋源逕自走著,但是蔡思晴的腳步沒有跟上。
  「程釋源同學。等陣。」
  蔡思晴把她的帆布袋從肩上拿下,然後從中取出了一疊紙,遞給了程釋源。程釋源隨意翻了翻,駭然發現上面印有大量自殺筆跡圖案。
  蔡思晴淡然道:「我尋晚破左政府個防火牆,搵到你所需要既資料啦。」
  「喂……喂!」他趕忙把那疊紙收起,驚惶失措地四處張望,還好身邊沒有人把注意力投放在他們身上。他暗暗吁了一口氣,然後以責怪的口吻對少女說:「妳有返少少常識好唔好!畀人見到,妳會好大鑊架!」
  她低下了頭,說:「對唔住。下次我會注意。」
  程釋源嘆了口氣。他沒想到她會那麼快完成委託,明明是那樣高難度和高風險的行為,感覺她還是游刃有餘的樣子,但在這些基本的處理上卻如此脫線。
  ……算了,不應該責備她。


  「真係唔該哂妳。同埋對唔住。我以後唔會再要妳以身犯險架啦。」
  程釋源也低下頭,這是他最由衷的道謝。
  「咁我地行去課室啦。」
  「嗯。」
  程釋源緊繃著臉,笑容隨之消去,直至放學也沒有再說一句話,因為他的心思都放在那件事上。
  二人在回家的路上,程釋源突然開口:「蔡思晴,我有另一個請求。」
  「請講。」
  「我希望我地之間既關係到此為止。」
  蔡思晴止住腳步,怔怔的看著程釋源,眼神帶有一點憂傷。
  「咩意思?」


  程釋源也一時間想不到最合適的答案。他們之間,算是有著怎樣的關係呢。
  他們不是戀人。
  他們不是朋友。
  他們不是主僕。
  蔡思晴接近程釋源,因為她主張自己是他的工具,而這正是她的存在價值。然而程釋源從來沒有把她當成可以隨意利用的人,他從不會對少女下達命令,只會請求。
  他們就是這樣的關係,只是,程釋源決定中斷這個牽絆。
  既然圖案的問題解決了,殺死陳天偉這件事,就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戰爭。
  「你唔再需要我?」蔡思晴問,就算表情一如以往的冰冷,也難掩其失落的情緒。
  「唔係咁既意思。我已經麻煩妳夠多啦,唔想變成依賴。」
  「我唔會介意。」少女說。


  程釋源雙手突然搭著蔡思晴的肩膀,他注視著她,少女的眼鏡映射出自身的決意。必須向她傳達自己的決心,只有這點,他決不讓步。
  「有啲事一定要由我親自解決。」
  少女彷彿明白了什麼,只是低聲說了句:「我明白啦。」
  程釋源有點不忍。眼前的女孩是他曾經的暗戀對象,相處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她個性古怪而且欠缺常識,形象是破滅了,但這樣的少女,他一點也不討厭。
  他別過頭,心跳加速,以細如蚊蚋的聲線說了句話。
  「係果件事完左之後……」
  「……係?」
  「我會再搵返妳。我會堂堂正正咁邀請妳,同我黎一場真正既約會。」
  蔡思晴先是一怔,接著,露出了久違的笑顏。
  「明白。」
  二人揮手道別。程釋源還在因剛才的半告白感到臉紅耳赤,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糾結在感情事的時候。
  如果不在發展新戀情前把陳天偉殺死,戴芷瑜一定會死不瞑目吧。
  圖案已經取得,也跟蔡思晴說清楚了自己的決心,剩下來要做的,當然是完善他的殺人計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