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輝煌的拉門一度一度滑開,三道白影迅速通過『御鈴廊』到達『御苑』禁地。     

從多重的走廊放眼過去,經已能夠看見難波王掛著一臉愁容的坐在『迷夢之間』。  

「彩! 好久不見!」領首的隱士笑著,便脫下的草帽,露出一頭罕見的鉑金色短髮。站在一旁的兩名侍女看見其怪異的髮色,不禁發出鈴噹般的笑聲。 

「可惡~!區區一名暗行御史,行徑越來越放肆!看見尊貴的藩主竟然直呼其名字?給我速速下跪!」楓姬大喝一聲,侍女立即收起笑容,整座御殿頓時變得雅雀無聲。 

「這些繁紋縟節便免了,事情危急至極,經已顧不了這些無謂的事...」難波王的話一出,楓姬便漲紅著臉,一聲不發的低下頭。 



「接下來便由禁軍大將-谷川說明一下當天所發生的事。」難波王轉過頭,看著跪在一旁那位眉清目秀的年輕人。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晚上禁軍如常在御苑內巡視,突然『迷夢之間』的屋頂傳來一陣灰煙,禁軍們即時敲起防火鐘,值班的西澤中將二話不說打開『迷夢之間』的拉門,一朵朵小焰火匯聚成火樹,從御殿中直奔至天際,在月下綻放出綢密的銀花,本應在殿內的殿下大人和兩名侍女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谷川愁眉深鎖並搖著頭說。 

「本王最先懷疑的當然是西澤中將,但後來由大祭師仔細調查過後,卻發現了異國秘術的痕跡...」難波王接著說,並向侍女們揮揮手。 

待女們把御殿內一幅繪滿冰花的拉門滑開,坐在門後的,是一名擁容華貴卻又清麗脫俗的少女。 

「凜凜花大人!」兩名侍女、谷川大將以及楓姬立刻跪下來請安,連難波王也垂下頭向祭師指意尊重,只有後來到達的三名白衣人繼續視若無睹的站著。 



「凜凜花!好久不見!」又是一次越級的打招呼方式,差點把楓姬氣得倒下去。 

大祭師的臉上依然流露出平靜,打開手中的琉璃瓶便說:「這是在下於屋頂的瓦片上找到的灰燼,是由草藥加以獨特的秘術煉製而成,焚燒後能夠打開空間之扉,使人瞬間穿梳往返特定空間。此種秘術博大精深,在本國能夠掌握這等秘術的人不超出三人,就憑在下都不能...」 說到這裡,大祭師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她深呼吸數下並繼續說:「所以我敢肯定,擄走殿下的人就是『那位』。」 

「妳們先行退下!」楓姬想不到難波王會把作為皇妹的自己連同侍女們一同趕出去,先是一臉錯鄂,及後便抽起和服,怒氣匆匆的往外跑。 

眾人聽到楓姬的腳步遠去,便由大祭師接著說:「在難波,秘術能夠凌駕於在下的就只有花爺你,若非你的個性貪圖享樂,假如登上大祭師一職,定必能夠協助殿下登峰造極...」一陣懷才不用的悲愁不禁湧上大祭師的心頭。

 「老實說我就最疼這個皇妹,迷路姬經已被擄走三天,『御苑』開始流出不少蜚短流長,難波上下漓漫著不安氣氛,本王終歸要給百姓們一個交代...本王深知閣下平日樂於委身為暗行御史,但這次希望你念在我倆往日交情...」 



「Ok !」難波王和大祭師被花爺出奇不意的答案嚇得目定口呆。

 花爺擁著兩旁的曼妙少女並說:「梓娘~愛娘~!走吧!」 

「噗~呼!」 梓娘愛娘二人各自拋下一顆小圓球,在地上爆出兩朵粉紅色的蘑菇雲,乘著雲的消散,三人亦消失於空氣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