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本是拿著筲箕的麻央把草藥掉得滿地都是。 一度身影從麻央的身後把她緊緊地抱著。 

「唏喲~麻央!」花爺看見一臉花容失色的麻央更覺逗趣。 

「來者何人?」聽見麻央呼叫的城主帶著一整隊侍衛衝進大廳,門一打開卻是消失多時的老朋友及兩名侍從。 

「哈哈哈!花爺!?這些年來你到那裡去了?」城主轉怒為喜,立即分咐侍從端出熱茶小吃作招待。 

「這次回國是有要務在身,臨行前順道拜訪一下老朋友,當然少不免是要請教一下賢者。」說罷梓娘便把名貴的黃金蟋蚱餵進花爺的嘴裡。 



「麻央去請賢者,其他人先行退下!」麻央把地上的草藥收拾一下,便隨著其他侍從一起退出去。 

「花爺~自從你離開難波以後,這裡便變得乏味非常...」城主古靈精怪的說。 

「先停一下...」愛娘為花爺抹一下嘴角,花爺便繼續說:「作為禁軍大將,在瓦頂上偷聽別人的對話,確實有失身份喲~!」 

「呼~!」的一聲,一道黑影落下在油紙門前。

「城主大人,剛才失禮了!在下谷川,為禁軍大將,奉難波王之命,沿路保護秘術師至任務完成歸來。」
 



「非也!難波城禁軍之首竟然大駕光臨小城,有失遠迎,望大人多多包涵!」城主和谷川分別向對方鞠躬致歉。 

「難波王深知秘術師與祖城城主交情甚是,因此命在下全速前來,王又深知閣下不希望被打擾,因此在下本應不動聲色地進行保護,怎料卻一眼被看穿...」

「谷川!你太拘謹!由今天起不要秘術師前、秘術師後,叫我『花爺』好了!」花爺把最係一只黃金蟋蚱塞進嘴裡,便開始拿起一串串的酥炸珍寶蜥蜴。 

「自從前天由難波城傳來迷路姬被擄走的消息,在下便一直期待這天的來臨,果然不負眾望,花爺果真回到難波了!」 紙油門一打開,先是畢恭畢敬的麻央,隨後是一名童顏鶴髮的老婦。 

「李婆婆!」梓娘和愛娘如獲似寶的奔向老婦人並緊緊的環抱著不放。 



賢者分別摸一摸她們的臉便說:「花爺,你的秘術似乎又進步了,式神們的造型越來越貼近真人,比過往的更逗人歡喜。」 她合起食指和中指,按在二人的眉心,梓娘和愛娘即時化作兩縷青煙,落下兩張紙人。在場只有谷川一人並不知道梓娘和愛娘是式神,眼看青煙散落於空氣之中,久久驚魂未定。 

「幸好在下的秘術也沒有生疏!」賢者轉向失魂落泊的谷川便說:「民婦李婆婆,初次見面,多多指教!」 

「久仰大名!李婆婆為國寶級解術師,被難波王賜稱『賢者』,名聲震攝整個難波,聞說當今的大祭師也曾經是婆婆的師弟!在下今日有幸一賭婆婆風采,實屬光榮!」谷川依然表現得非常拘謹,使得花爺一臉納悶。 「客套的說話不多說!花爺今天顯然為答案而來,老婦已命人把答案邀來,稍安無燥!」 

「啊~~~~!」一陣叫喊由遠而近。 

「麻央去迎接客人吧!」李婆婆呷一口熱茶,氣定神閒地吩咐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