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榮國經已一週,花爺丟下一句「要去見個老朋友」便如風般溜走。

對於如何取得『梧桐刃』,花爺也只是草草交帶一聲:「用偷的啦!」
 

谷川作為難波城禁軍大將,自然不能知法犯法,麻央亦自知不能有負於李婆婆的教誨,因此二人只好暫時按兵不動。 

二人打探過附近一帶,決定落腳於朝輝町的一家小酒館內,房間一打開窗戶便能眺望榮王珠里奈殿下的住處 - 太陽城外的城門,一方面等候花爺音訊,同時又能夠徹查訪客進出及軍隊值班的時間。 

「榮國不概為繼秋葉國後第二大國,太陽城守衛之人數比我國多出兩倍,而且訪客進出次數極之稀少,甚至連巡邏兵也沒有資格踏上護城河上的吊橋。」麻央說罷便把望遠鏡遞給谷川,並把軍隊值班時間紀錄在卷軸上。 



谷川接過望遠鏡並向著一如以往絡繹不絕的街道觀察著:「今天街道上的的氣氛有點不一樣,奉行好像比平日多,細心留意一下不難發現有便衣奉行潛藏在居民之中,不知道是怎麼樣的重大情況,我們今天還是不要外出,保持低調...」 

「谷川!麻央!不要問!快跟我跑!」房間的大門瞬間被踢破,谷川立即拔出腰間的劍,白影一揮,指著的卻是花爺的喉嚨。 

「啊~!」門外發出一陣少女的高呼聲,這時谷川和麻央二人才發現花爺挽著一名由愛生憐的女子,藏在他的身後。 

「不要鬧了!快跑!」花爺顧不得二人摸不著頭腦,便一手拉著二人連同少女一起拔足,身還未轉,便被後來者往後腦一劈,整個人頓失平衡往前一仆,另外三人被花爺用力拉著亦受牽連,被一同摔倒地上,狼狽不堪。 

谷川最先清醒過手,伸手一按,握著掉到地上的劍,卻快不過後來者的一腳,手掌即時被踩壓在地上。 



「案件發生啦!Nanana!Nanana!Na~na!我要來逮捕你喔!」 一柄手銬下來,谷川抬頭看著踩住他手掌的那人身影。 

「山田!?」 

「谷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