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六千貫錢,汝等三人初到貴境,不懂禮節,實在抱歉!」谷川、麻央和花爺跪在地上,向著一名男子鞠躬致歉。 

那男子點過那六串錢後,怒氣未消便罵著粗話離去。  

「唉!白白浪廢了大半天的時間,讓奴家虛驚一場!奴家現在要回去了!」先前挽著花爺手的女子邊補過口紅邊說。 

「桃菜~不要啦!」花爺苦苦哀求著。 

「奴家很久沒有叫『桃菜』了...」桃菜嘟起小嘴向著花爺撒嬌。 在另一角看在眼裡的谷川不禁搖頭。 



「啊~!」一度細小的身影閃到花爺的後方用力扭著他的耳朵,並大喝著:「身為難波國的秘術師,竟然明目張膽和『富士五艷』之首在街上吵吵鬧鬧,還在賭場欠下一屁債後荒忙而逃? 你這些年來掛著『難波國暗行御史』的牌頭在外面跑跑跳跳,其實是在縱慾尋歡吧?你這樣對得住難波王嗎?」

 桃菜見狀亦不容多說,見準時機便從後門急步離去。 

「所以那個女子就是『富士五艷』之首,難怪如此絕色...」谷川低聲呢喃著,本是盯著桃菜的麻央低下頭漲紅著臉。 

「谷川大人!麻央!很久沒見,長途拔涉來這邊幹嘛?」山田早已放開花爺的耳朵,邊大快朵頤地吸啜冰涼的彈珠汽水,邊繞著長長的黑色曲髮。 

「山田前輩!好久不見!」谷川和麻央先向山田鞠躬敬禮。 



「不用客氣!你們入境榮國多時,也沒有前來拜訪,實在不夠朋友!現在還弄得一身落泊,似乎有所忍憂,谷川!所謂何事不妨直說!」 

谷川把山田拉到一旁,並在其耳邊細聲說著:「你應該知道迷路姬殿下失蹤事件,我們從大祭師口中獲得線索,得知迷路姬殿下有機會被『指皇』戴到秋葉國,而秋葉國大使檸檬大人提意我們先取得『高嶺山上的蘋果』和『梧桐刃』...」 

「『梧桐刃』!?那是『神』所創造的武器耶!」山田激動得把彈珠汽水噴出來,弄濕了整遍地板。 

「殊~~小聲點!花爺的意思是用偷的,但作為禁軍大將當然不能做出有損難波國聲譽之事,因此只好一直調查最好進見榮王的機會,本是想著要低調行事,怎料給花爺弄得一團糟...」谷川再次向山田低頭認錯。 

「不用再道歉了,我和花爺小時候曾經在同一少年團集訓過,或多或少知道他的為人,表面上他是玩世不恭,實際上他比我們總是走多幾步、算多幾步,只是有時玩過頭了,還是要給他點教訓、教訓!」山田罷出磨拳擦掌的手勢笑著。 



「山田前輩,不知你對於進見榮王之事有何賜教?距離迷路姬殿下失蹤多時,距離失蹤時間越長,其安全越令人擔心,而且這件事件的真相一直未明,難波王還欠百姓們一個交待...」說到這裡,谷川不禁長嘆一下。 

「對不起,關於榮王一事,現在的我恐怕幫不上忙!谷川,老實說我將要離開這裡...」山田拍一拍谷川的膊頭並笑著。 「啊~是回到難波國的奉行所嗎?」谷川驚歎地問到。 

「是要回到難波國,但不當奉行了,身為町奉行我能夠做的事都經已做光了,接下來我要追逐我的夢想,可能是當個女優或是搞笑藝人吧!反正就如少年團的中旨所所說『黑髮為命 青春不論何時都拚命』 ,只要黑髮在,就要拚命做好喜歡的事!」對未來充滿憧景的山田,眼神流露出閃閃生光,谷川看著心裡沒有可惜,只有羨慕。 

「不用失望!雖然我幫不了你,但可以介紹一位大人物給你認識,相信她一定能夠派得用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