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國的城門口好久沒有聚集起這麼多的皇族成員,只是僕人就經已擠滿了整條梧桐路。 

谷川和麻央向眾人行禮以示答謝:「這幾個月來感謝榮王以及各位大人的照顧,在下充心感激。」 

香織殿下熱淚滿盈地握著谷川的手並說:「一想到過去短暫的時光,我就寧可當天你們輸掉比賽,留在榮國為奴為婢好了!」 

「回想起那個比賽,還真是個很妙的體驗... 」高柳大人和谷川似有默契的會心微笑。   
------ 

「那是什麼!?」谷川和麻央同聲驚呼。 一抹銀光從擂台中央射出,散發如鑽石般五色紛繽的霞彩。銀光續漸包圍著亞香里的身體,並越縮越小。 

花爺舉起左拳,抓住那銀光的核心,忽然一切同倒流一樣,所有光影彩霞通通往中心吸回去。 道場回復正常的光線。 



擂台的正中央,只淨下高舉著一柄寶刀的花爺。 花爺把寶刀在空中成8字形旋轉揮舞一圈。耀眼的鋒茫與貝殼、水晶和寶石互相輝影,使得刀光呈稜鏡般的彩虹幻影,美麗得令人嘖嘖稱奇。 

「 那就是榮國的國寶 -『梧桐刃』」實繪子殿下流下了一滴幽幽的淚。 

「所以亞香里就是...」谷川驚喜得語塞。 

實繪子殿下欲言又止,正想開口之際,把玩著『梧桐刃』的花爺從直播儀傳來了驚人的話:「壞了...」 

「壞了?是什麼意思?」在擂台邊的白間小姐率先向榮王那邊望過去。



站在他身旁的玲奈殿下一臉面有難色。
 榮王倒抽一口氣,走到裁判桌旁邊,「叮、叮」敲起兩下鐘聲。比賽正式結束。 

「今天能夠出現在這所鉑金道場的,都是我國的皇親貴族,既然花爺已勝出比賽,『梧桐刃』亦在眾人面前解除人類形態,我想事到如今都無須再忍瞞什麼的... 沒錯!『梧桐刃』是壞了,正確來說現在的『梧桐刃』,只是一半的『梧桐刃』...」榮王執過花爺手上的『梧桐刃』,在空中揮舞一圈繼續說:「『梧桐刃』本身是一對雙刃。」 

玲奈殿下從掌心吹出一團薄霧,飄浮中的水氣,時而結集,時而疏離,交織出兩把一金一銀的雙刃幻影。 

「那就是真正的『梧桐刃』,銀刃就是我手上的這一把,而金刃則不見了... 說得白一點,是被大劍客佐江帶走,然後一同消失了... 

梧桐刃』的厲害之處在於能斬一切秘術。銀刃鋒利無比;金刃則能解秘術,欠缺金刃,『梧桐刃』只是一把性能極佳的刀,而不是傳說中所向披靡的榮王配刀...」榮王雙手拿起銀刃,語帶可惜。
 



「所以我們都有自己的難處...」玲奈殿下向薄霧下吹,驅散了雙刃幻影。 

「有什麼問題?再打一把就好了!」乾了一臉瘀血的花爺回復懶散的嘴臉說。 

「什麼!?」一向冷靜的玲奈殿下亦禁不住錯諤驚呼起來。 「你要知道『梧桐刃』是誰打造的...!」連道場內年紀最少的真理佳殿下亦慌忙解釋。 

「就是『神七』中的大島啊!」花爺依舊神態自若地說。 

「對啊!就是連同其他『神七』一起相繼消失的大島啊!」 沉寂已久的高柳大人亦加入討論。 

「要不找到佐江要回舊的,要不找到大島打造新的,一切便行了!」花爺一拐一拐走到擂台邊,拉起邊繩。 

「真是有夠瘋了!你是現在出發去找了嗎?」榮王被花爺的大想頭佩服得五體投地。 



「不...先去休息一下...」說罷花爺便從擂台邊倒下去。 
------ 

「時候都不早了,說起來,榮王、花爺和亞香里究竟到那裡去了?」實繪子殿下發現了失蹤的三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