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再見心上人(6)】

日落時分,夕陽斜照,小城披上了一件橘黃衣。花園中央,一座石像吐著水柱,彎出了一道斜影。四散的水珠折射過陽光,變得晶瑩剔透。遍地的繁花綠草散發著清香,不同品種的遮蔭木佇立四周,供人通行的石板小路旁種著一堆堆灌木籬笆。從高空望去,那些凸起的植物群為這片綠地勾勒出紋路和深淺,讓它看起來不那麼單調。

「不愧是高價住宅區,連花園都打理得那麼好。」程燁為眼前的環境讚歎道。

說著,一陣微風從遠處吹來,闖過花園,拂過草坪與樹叢,揚起了園中的綠意。

「愈貴的東西愈講究包裝,這裏的貴可不只體現於那小小蝸居之中。」余夢說道。



「也是,如果四周的環境不好,樓盤也不會那麼搶手。啊!你說,如果有機會在這種地方生活,那會是何等的享受啊?平日閑著的時候可以來這裏散散步,吹吹風。就算窩在家裏,也可以透過窗戶賞賞風景……」

未等他將心中憧憬的光景一一描述,余夢便敲醒了他的白日夢。

「環境好的地方,誰不想住?也要有錢才行。連孔小姐那種白領也不過是勉強付得起租金,我勸你這無業遊民還是不要妄想了吧。」

 聽見余夢冷冰冰的嘲諷,程燁不服氣地回應道:「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用不著潑我冷水吧?做人的確要有自知之明,但在安於平凡的同時,也要樂於幻想嘛。口中嚼著粗糧,腦子裏就要想著山珍海味,這樣才能壓制住內心無窮的慾望。」

「照你這道理,其實連吃都不用,想想就能飽了。」余夢調侃道。



「這怎相同?我是說要將美好但暫時無法實現的願望投射到當下,讓平凡的生活變得更豐富。這算是一種滿足精神的方法,絕不是你所說的癡心妄想。」程燁不忿地反駁道。

聽罷,余夢笑著安撫道:「好了好了,別激動,我只是逗逗你而已。你也有你的道理,這想法不壞。」

聽見自己的理論得到認同,程燁鬆了鬆眉頭,自信地說了句「當然」。說完,他便撅起嘴角,得意洋洋地昂首遙望遠方。

「真是受不了你。」余夢搖頭笑道。

西邊的半個太陽徐徐落下,扯走了明亮的天簾,使上空的霞色愈漸暗淡。黑夜沿著夕陽劃過的軌跡,悄悄地從另一邊天飄進來,宣告著這個城市即將迎來再一次的日月更迭。看著天色的轉變,程燁突然感歎道:「唉,真是搞不懂。」



「嗯?搞不懂什麼?」余夢問道。

「你說,這世界為什麼這麼怪?一無所有的人不曾得到什麼,上天卻給了他們慾望,害原本自在的輕袖一下子塞滿石子。待人們奮身拼命,好不容易得到了所求,上天又會造另一個禍來害人。唉,看來世道裏沒有一處是安寧的。」程燁抱怨道。

「用不著嘆氣,這種事沒什麼好抱怨的。生活本來就是自己選擇的,沒有誰能強迫你,也沒有誰能代你選擇,更沒有誰活該為你負責。選擇而後承受,這邏輯沒什麼不妥吧?」余夢說道。

活音未落,程燁便馬上反駁道:「現實不見得是這樣的吧?生在這世道裏,沒有誰是絕對自由的,多少還是會受別人影響。且不談受輿論所困的情況,至少生活遭人入侵這種事便不是自己選擇的。難道別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也算是你自己的選擇嗎?」

「嗯,這就要看看是誰放任他接近你了。」余夢淡淡地回應道。

「你這說法就有點野蠻了。難道別人故意害你的時候,只能怪你自己防範意識不足嗎?那人就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嗎?」程燁略帶怒意,反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也不是說你有錯,只不過你這想法還有些許死角。這樣吧,我換個說法。我問你,如果有人敞開大門邀賊進屋,後來又因失竊而大罵四方,這事又該由誰來負責?」余夢問道。

程燁皺起眉頭,似懂非懂地說道:「這……的確是那個人的問題,但這和我所說的並沒有衝突。總之,有些事情並不是自己選擇的,不然所有人都會讓自己過上好生活。」



「始終差了點。算了,不多爭論了。總之記住,這身軀是你的,將什麼掛上,將什麼卸下,都是你的選擇。別人塞多少爛石子給你都不要緊,別自己討來連累自己就行了。時間不早了,快回去準備晚飯吧。」

見他為話題作了結,程燁也不好繼續接話,便住了口,不再爭論下去。

花了些時間尋路,兩人才找到車站的位置,搭上歸家的車。超過一小時的車程把兩人折磨得叫苦連天。帶著腰間和脊椎的酸軟以及胃部的不適,他們終於回到余夢館。

「剛才那個司機是新手吧?車子一直蕩來蕩去,沒有一刻是平穩的。」

程燁為剛才極差的乘車體驗發起牢騷。身旁的余夢頻頻點頭,表示深有同感。

「我不行了,要休息一下。你快去煮飯吧,順便看看小妍在做什麼。」余夢躺在椅子上大大地緩了口氣,吩咐道。

程燁推開木門,走到後廳,看見書桌前埋頭書寫的郭小妍。



「丫頭,我要煮飯了,今晚想吃什麼?」程燁問道。

郭小妍面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然後默不作聲地轉過身去,繼續埋頭苦幹。正當他想開口討伐她的態度,一句冷冷的「隨便」從她的口中冒了出來。見她如此冷淡的表現,程燁不敢多說什麼,生怕觸動到她的神經。他把疑惑留在腦裏猜想,並靜靜地走進廚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