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再見心上人(7)】

抽煙機內的風扇不停轉動,捲走爐灶上的縷縷炊煙。飯香從廚房瀰漫到後廳,再傳到茶館外,那香氣讓眼不見食的人也不禁垂涎三尺。站在爐前的程燁一手持著鍋柄,一手翻炒著鍋裏的肉絲,手勢流暢地一來一回,甚是嫺熟。隨意地拋了兩下鍋後,他見肉絲炒得差不多了,便扭動開關,熄滅爐頭上的火苗,然後隨手把炒肉絲送到碟上。

「啊,終於有飯吃了。小妍過來吃飯吧。」余夢坐到飯桌旁,滿意地說道。

程燁端著飯碗走出廚房,看見小妍依然在埋頭書寫,似乎沒有吃飯的打算,便開口呼喚道:「小妍,煮好飯了,快點過來。」

「先過來吃飯吧,吃完再做功課。」



聽到兩人再三催促,郭小妍粗魯地扔開手中的筆,不耐煩地轉身走到餐桌旁。

「怎麼?心情不好?哪個不識相的傢伙惹怒你了?」程燁問道。

郭小妍沒有答話,只是皺起眉,鼓著腮,從鼻子中噴出一股怒氣。

「妍姐儘管說出來,我幫你收拾那個傢伙。」程燁順著她的意說道。

「不想說,說來廢力氣!」小妍不悅地說道。



「可你這樣強忍著一肚子的氣也不是辦法呀。說來聽聽吧,發洩一下也是好的。」余夢一邊嚼著飯一邊說道。

「說來真是氣人,真搞不懂那些人有什麼好炫耀的。不就是家境富裕了點,有車接送,假期可以四處亂逛而已,有什麼好炫耀的?說得像誰沒有父母生,沒有逛過街一樣。真受不了她們!」小妍不滿地說道。

「下次不要理她們。我跟你說,那些只懂得拿外在條件來說嘴的人,通常自身沒什麼本事。她們愛說就任她們說,千萬不要浪費精神去聽那些沒營養的東西,左耳進右耳出就行了。」程燁說道。

「對啊。廢話而已,別太認真。」余夢隨口附和道。

儘管兩人懇切地提出了建議,但在小妍看來,這種平和的處理方式根本無助於反擊那群囂張的傢伙,憋在心頭的那口惡氣也始終無法散去。她依然不滿地鼓著腮幫子,遲遲不肯起筷。



余夢見她面色不改,便開口說道:「嗯?怎麼還鼓著臉?還在生氣嗎?你應該不會和那些沒營養的人較真吧?要是真的咽不下這口氣,那我們找天去學校接你放學,幫你撐撐場面。」

「唉,算了!算了!」

小妍滿臉不情願地說著,並伸手拿起筷子,夾起菜來。見她終於放棄了思想上的掙扎,余夢放心地繼續享用晚餐。對著這個態度強硬的女孩,最好的勸解方式就是激將法。果然,她上當了。雖然擺平了她情緒上的波動,但余夢心裏明白,小妍在這種處境中的確受了不少委屈,只可惜暫時無法讓她過上「正常」的生活。

「這就對了,想通了就舒服多了。這樣吧,吃完飯之後,我請你吃個甜品,滋潤一下浮躁的心情。」程燁說道。

「草莓味。」她迅速地回應道。

「可以,你喜歡就行。」
 

晚飯過後,程燁按照約定來到幾條街之外的便利店。感應到有人靠近,自動門緩緩地敞開。結完帳的客人從門口離開,與進店的程燁擦肩而過。晚上八時,店內依然熱鬧。收銀櫃檯前排了一條長隊,貨架間也有不少客人四處走動。程燁踮起腳,四處張望,尋找著雪藏櫃的位置,結果發現它在離門口最遠的角落裏。他艱難地穿過人群,走到雪藏櫃的位置。



「嗯……買什麼好呢……」

程燁細閱雪藏櫃上的價目表,思考著究竟應該買哪種雪糕。水果味的好,還是香草味的好?甜筒好,還是桶裝的好?買幾個不同的好,還是買有優惠的好?想了很久,猶疑不決的他最終選擇放棄思考。他拉開櫃門,隨意地拿出三個甜筒,便轉身走向收銀處。

結完帳後,程燁打算離開。臨近門口時,他突然被一旁的雜誌架吸引過去。他走上前,拿起一本沒有包裝的男士時尚雜誌,好奇地翻了幾頁,然後又看了看玻璃牆上朦朧的倒影,感嘆道:「果然外貌才是關鍵啊。」說完,他便放下雜誌,離開了便利店。

獨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程燁一時抬頭仰望夜空,數星星,一時無聊地觀察路人的行為,猜測他們的情緒和內心想法。走著走著,他透過餐廳的玻璃窗看見一對正在互相餵食的情侶,氣氛甜蜜得很。突然,他的眼神一亮,似乎想起了什麼。

「不知道她今晚能不能安心睡覺。」他好奇地自言自語道。

說著,他不自覺地從褲袋裏抽出手機,順勢為螢幕解鎖。打開撥號介面後,他看著十二格撥號鍵,愣了片刻,然後又自覺地退出撥號的介面。

「差點忘了,不能留下通訊記錄。」他淡淡地低語道。

走了兩步,他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可以用公共電話打過去,而附近剛好就有一座電話亭。他掏了掏衣褲上的口袋,尋找著那張記有電話號碼的小紙條,但翻遍了所有口袋,除了幾張藏匿已久的,皺皺的收據之外,並無所獲。他努力地回想著紙條的下落,結果記起那張紙條被余夢收起了。



「算了,就算現在能打電話過去,也會打擾她休息,還是明天再算吧。」他再次自言自語道。
 

回到茶館,程燁提著裝雪糕的袋子走到小妍身旁。他拿起草莓味的甜筒,招搖地左右揮動。待小妍伸手時,他迅速地收回手臂,要求道:「給你雪糕之前,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小妍扁起嘴,楚楚可憐地望著他,眼睛裏泛著幾點淚光。兩人對視了數秒,趁他放鬆警惕之時,小妍突然伸手,敏捷地搶過雪糕。

「這麼慢的反應速度是耍不了我的。」她撕著甜筒上的包裝紙,得意洋洋地說道。

程燁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那可憐模樣是分散注意的誘餌。

「既然你吃了我買的東西,作為交換條件,你要回答我的問題。」

「那也要看看我知不知道答案啊。說吧,什麼問題?」



「我問你,和異性約會通常要做什麼準備?」

「嗯,我想想……如果要慎重對待的話,的確有很多東西可以準備,例如安排節目、找好的餐廳、搭配一套像樣點的服裝……」

「那麼約會的過程中有什麼要注意?」

「嗯,這個嘛......等等,你問這些來幹什麼?難道……你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

「別胡說八道,繼續回答我的問題。」

「哼,要我回答問題,卻又不告訴我真實情況,要是給錯意見的話,我可不會負責。」

「總之是工作所需,你別管那麼多,繼續說。」



「哼,鬼鬼祟祟的,對著我有什麼好隱瞞的?反正又不會有女人肯和你約會,你問那麼仔細來幹嘛?況且,就算要問的話,也不應該找個小朋友問吧?真是奇怪。雖然我懂得也不少,但畢竟沒有真實經驗嘛。」小妍不滿地說道。

「你是我身邊唯一一個女性,我當然先問你啦。不過,想想也是,怎麼可能向一個小孩討教這些問題呢?真是奇怪。」程燁認同道。

小妍朝他翻了個白眼,嫌棄道:「你自己去找些愛情電影看看吧。我要做功課,你別吵我。」

「明明嘴裏還吃著我買的東西,竟敢對我如此無禮,真是個過河拆橋的傢伙。」

「麻煩你搞清楚,是你有求於我在先。」

兩人如常地鬥了兩句嘴,說了些無傷大雅的話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崗位,各忙各的事。

回到廚房,程燁一邊洗著碗,一邊計劃著有關委託的事。對著這些熟悉的清潔工作,就算他將意識全然抽離到思想世界,身體還是能自動且無誤地完成所有工序。不出十分鐘,他便把廚房整理得乾乾淨淨。

完成了所有工作後,他迅速地處理好洗漱的事,早早地躺到床上,用手機找了幾套愛情電影,癡癡地看了一整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