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再見心上人(8)】

陽光透進窗戶,照亮屋內的一切,打破了昏暗沉寂的氣氛。受到光芒的呼喚,程燁從睡夢中醒來。頂著刺眼的光線,他揉了揉眼睛。淚水從眼眶滲出,舒緩了眼部的乾澀,使習慣了黑暗的雙眼得以在明亮的空間中睜開。意識漸漸變得清晰,程燁感覺到頭顱兩側有些輕微的不適,大概是昨晚熬夜看電影得來的後果。他動了動身,才發覺不適的地方不只一處,脊椎也因不當的睡勢而變得僵硬,發著陣陣的酸軟。

他望向墻上的圓鐘,時針正指著十一點的方向。他連忙站起身,抖了抖四肢,活動筋骨,然後便走進廁所,洗去臉上剩餘的睡意。

茶館裏,余夢正坐在茶几旁沏茶,享受著清靜的早晨。不知從何時起,這個一成不變的舉動成為了他的日常習慣。對於這件在旁人眼中略顯枯燥的事情,他似乎從不覺得厭,反而獨自樂在其中。即使身邊無人能與他分享這種樂趣,他還是喜歡將自己身處的地方變成彌漫著茶香的空間。對於他而言,茶香是更美味的氧氣。

「我等一會要去找李叔,你會跟我一起去嗎?」余夢問道。



李叔是個在批發市場賣茶品的中年老伯,也是余夢交情最深的「茶友」。按照習慣,他每個月都會去拜訪李叔一次。

聽見這個名字,程燁回想起那天的經歷,那是一次苦不堪言的體驗。他原本以為所謂的拜訪會在十幾分鐘內結束,於是答應了余夢的邀請。殊不知兩人一見面就停不住口,愈聊愈興奮。忍耐了半個小時後,他嘗試自己找些節目,但批發市場的位置過於偏僻,附近根本沒有可以打發時間的地方。結果,他只能在一旁聽著兩個老頭喋喋不休,硬生生地撐過那個難熬的下午。

「不了,不了,我有事要做。」他果斷地搖頭拒絕道。

「那好吧。」

「對了,你把孔小姐的電話號碼給我吧。」程燁說道。



「你要來幹什麼?」余夢好奇地問道。

「有些事情要問她。」

余夢想了想,反正這次的委託由程燁接手,讓他接觸委託人的資料也很合理,便答應道:「好吧。不過,記得要用公共電話,不要留下任何記錄。」說罷,他從抽屜裏拿出記事簿,抽出夾在尾頁的紙條,遞給了程燁。

「對了,問完問題就儘早掛線,別拖太久。」余夢提醒道。

「知道了。」



「如果發現異樣的話,記得向我報告。」

「唉呀,你放心吧,我做了那麼久跟班,這些事早就學會了。就算你不提,我也知道該怎樣做。」程燁不耐煩地說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六點前回來。」

說罷,余夢將斟滿熱茶的保溫杯裝進袋裏,然後便穿上外套,離開了茶館。

余夢離開後,程燁趁著茶館內無人的空檔,把室內打掃了一遍。說來,自從得救於余夢後,他就一直跟隨在余夢身邊,陪他四處奔波,處理委託案,還有替他打點生活事。而正因為有程燁在身邊,余夢這個傳聞中的神人的生活面貌才得以如此光鮮。遙想當年,沒有人會認為那落魄姿態的底下藏有什麼了不起的價值。

而經過這些年的鍛煉,程燁早已精通了一個家庭主婦所需要具備的技能,但即使老練如他,要一口氣打掃完茶館和居室也絕不是簡單的事。一通打理過後,室內的環境重獲新生。地板上的磁磚再次變回潔白的模樣,表面的雲石紋路清晰可見,置物架上陳列的茶具整齊地向外排成一行,木製家俬上的那層薄蠟乾淨得閃閃發亮。汗流浹背的程燁看著煥然一新的環境,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稍作休息後,他用熱毛巾擦了擦身,抹去皮膚上黏黏的感覺,然後便換上一身乾淨的便裝,準備出門去。臨走前,他按照習慣,把所有電器的開關都檢查了一遍,就如老練的家庭主婦那般。

出門的時候正值中午,烈日當頭灑下光與熱。站在馬路邊,面對著四通八達的十字路口,程燁盤算著自己的去向。片刻過後,他決定先到附近的百貨公司看看,或許那裏有他需要的東西。



十餘分鐘後,程燁來到了百貨公司門前。他依稀記得三樓某處角落的牆邊掛有一部公共電話,於是便沿著電梯來到三樓,走向記憶中那個模糊的角落。靠著直覺的引領,他走過一個又一個店鋪,來到走廊的盡頭,然後拐進了通往大樓側翼的通道,最終在通道中央的寄存區旁的角落找到了那部電話。

走上前時,他注意到話筒上黏著些許污漬,大概是灰塵和汗漬融合過後的結果。看樣子,這部公共電話似乎很久沒人碰過。不過,被放置在如此偏僻的位置,也難怪它會被清潔工人忽略。為了盡可能地減少肌膚與骯髒處的接觸面積,程燁只用了拇指和食指輕輕地夾住話筒,然後放到耳朵旁足以聽見的位置。投過硬幣後,他拿出余夢交給他的紙條,按照紙上寫著的號碼撥通了電話。

「嘟——嘟——嘟——」話筒中傳出等候的音效。

他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隨時說出預先想好的開場白。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位女性的聲音。

「喂,請問是孔小姐嗎?我是程燁。」

「嗯,我是悅晴。」



「是這樣的,我打來是有些事情想問你。你現在方便嗎?」

「嗯,方便。你問吧。」

「方便就好。昨晚有好好休息嗎?」

「睡得挺好的。有賴你們的開解,我才可以靜下心來入眠。」

「有幫助就好。慢慢調節的話,很快就能恢復過來了。」

「嗯。」

「對了,有些事想問問你的想法。昨天和你說的,你應該還記得吧?」

「嗯,怎麼了?」



「我和先生商量過之後,覺得這件事還是愈早處理愈好。不如就趁這個週末,來作個了斷吧?」

「嗯……也好。」

「那麼,既然事情要結束了,你想在哪裏和他見最後一面呢?」

「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那個地方。」

「嗯?」

「我想再去一次琦玥樂園,很久沒去了。」

「好,那就去那裏吧。就約這個星期六,如何?」



「星期天可以嗎?多遊客的話,氣氛比較好。」

「當然可以,就如你說的做吧。那天我們會先去你家一趟,你記得吧?」

「嗯,記得。」

「那就這樣決定了。如果有什麼特別的事要找我們的話,勞煩你親自來茶館一趟,因為我們不能留下記錄。」

「嗯,我明白。」

「趁著這幾天好好休息吧,你很快就能回到正常生活了。就這樣吧,我星期六再跟你聯絡。」

「嗯,再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