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每個人都諗過,如果可以擁有一種超能力既話,會係讀心術,咁我地就可以將其他人既心意看得通通透透。

但係我認為,人生入面有好多事,唔知好過知,尤其係對方心裏面既想法。

因為當人心真係可以好似洋蔥咁一層一層被剝開既時候,真相往往都係與自身既期望背道而馳。

無知,亦係一種幸福。

諗深一層,其實並冇啲乜野值得我感到意外,由佢第一次叫左我做Karina開始,我就體會到一廂情願既滋味,並唔好受。



如果可以既話,我想抹走一整晚既記憶。

我嘗試唔再去諗呢啲令我煩惱不堪既事,反正呢個世界上並唔存在《東邪西毒》入面嗰一壇叫做「醉生夢死」,可以令人忘卻往事既酒。

依家可以做既事,就係繼續眼前要做既事,黎緊既旅程,仲係好漫長。

我終於肯落床行去洗手間,一望到鏡中既我,差啲比自己個樣嚇親。

由於琴晚實在發生左太多事,我冇沖涼冇落妝就訓著左,醒返見到自己眼角周圍都沾染左掉色既眼線,眉毛亦變得稀疏。



Nick今朝見到我,竟然冇比我既妝容嚇親,唔知係佢承受能力高,定係佢想維護我所剩無幾既自尊心。

我用最快既時間沖涼加上整理儀容,像老掉牙既勵志語錄一樣,同自己講句:


「今日又係一個新開始。New Day, New Me. 」


我拋開所有頹廢既想法,嘗試做返一個為人所熟悉,開朗既Jessica。




「我搞掂喇!I’m ready I am ready!」我輕輕敲一敲Nick既房門。


「Gel緊頭!等我一分鐘!」


我拎出手機開啟計時器,一秒一秒咁數:


「60…59…58………10…9…………3….2.....1…! 」


點知佢又真係喺最後一秒打開門,行左出黎。




「十年都唔見你Gel一次頭,做乜今日咁得閒啊?」


我腦海突然浮現返第一日識佢,喺米蘭同佢第一次出街,佢著到成個老蘭Playboy既畫面。


嗰陣既我,除左一個英文名外,對佢一無所知。


「梗係得閒啦,你都唔諗下我等左你幾耐。」


「因為我知你大人有大量,唔會同我斤斤計較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