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還在談天說地的兩位小師弟,早已成為喪屍的同伴。在操場上有大約十隻喪屍,牠們聽見樓梯傳來聲音後便恭候我們下來。

事實上,只要我們能走到有陽光的地方便能安全,但是離開有蓋操場的道路已有喪屍阻撓著,如硬要衝破牠們的防線不是沒有可能,但……風險太高了。

眼見八面來敵,我二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我還要保護著Cynthia,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上面呀!」Cynthia這一叫,把我從思海中扯回現實。我回頭一瞄,果真有兩隻喪屍前仆後繼的走下來。看來,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捉實我。」我沒多說什麼,手持的地拖快要被我握斷。



我一定要帶埋Cynthia離開呢到!

我把地拖向前一擲,正中在我面前的喪屍的臉龐。趁喪屍一時未能反應過來時,拾起地拖並拔腿就跑!

但跑了不夠數步,又有一隻喪屍從旁襲擊我倆。我先把Cynthia拉離喪屍後,再果斷地低頭一掃,喪屍的腳便我活生生的掃斷。儘管牠們的移動能力與一般人無疑,但畢竟牠們已經死了一遍,牠們的身體還是脆弱得很。

不知是因我們的聲浪太大還是喪屍的召喚。一些身穿襯衣,打著領帶的喪屍也從樓梯走了下來,估計應該是老師吧。照這個情況來說整棟學校也差不多被喪屍所侵略了。

我隨手向下一掃,又有兩隻喪屍失去了移動能力。但眼見喪屍愈來愈多的時候,我也明白到現時不宜戀戰。



身後的喪屍已經將至並正準備飽食一頓,其中一隻更是飛禽大咬著。幸好我還能牽強的欠身一避,而不被身後的喪屍所咬住。你問Cynthia嗎?她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只懂得緊握著我的手,說實話,也是蠻痛的。

「仲差少少……」我就像一個馬拉松選手般吃力的奔向終點。當然我所面對的比起馬拉松還要來得糟糕,因我一放棄,便要賠上性命。

「得咗啦!」我成功帶著Cynthia到了籃球場,而身後的喪屍也只能眼巴巴的望著差點吃下肚子裡的肥肉遠遠離去。

「鳴……呀!」一記慘絕人寰的哀悼聲是出至一位喪屍,因牠被牠的同伴所迫出到有蓋操場。在陽光底下,牠突然變得面目猙獰。

牠很想回到有蓋操場裡,無奈同伴們也未有意識到牠的意圖,只死死的呆在原地,目送著我和Cynthia。



最終,那隻喪屍還是倒地了,嘲諷的是,牠倒地之前還是能夠擠進有蓋操場當中,只要牠再忍個數秒,有可能不用死去。

同伴們到了現在才發覺身邊多了一具屍體,居然開始把牠分屍並吞食!

同類相食!

牠們如此蠻荒的行為全都被我和Cynthia看進眼底

「嘔……」

果然Cynthia還是忍受不住這種恐怖的舉動。

「成班都痴撚線架!」我一氣之下,用力地把手中的地拖飛至食得最為津津有味的喪屍的臉上。誰不知牠竟把頭微微一側,完美的躲開了。

點解佢……識得避開我把地拖既……



不,重點完全不在這裡!

點解……得佢一個識得避開既?明明我啱啱同其他喪屍打既時候,佢地都唔識避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