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會唔會有太多隻……」在我眼前的是數十多隻喪屍,但牠們都很安份守己的呆在行人隧道裡,儘管察覺到我在行人隧道外面時,牠們也未有跑出來。

「所以……你地好驚陽光?」我姑且大膽假設道。當然,大膽假設後還得小心求證,不然就只會誤了大事。

「大不了咪做埋佢地一份子,又唔洗死既!」我鼓起勇氣,隻身踏進行人隧道一步。

牠們一感應到有人類的氣息走進牠們能行動的範圍後,便馬上奔向我來,生怕我會離開這裡。

「嘩!」幸好我對生存還是有一點堅持,隨之後退一步,再次回到陽光之下。牠們通紅的眼睛直視著我,但卻未有行動。



我微微一笑,踏上單車再次我的拯救之旅。

如果係咁既話,啫係話我只要一直響戶外行動就得啦!

就是這樣,我一直都提醒著自己不能走到有頂蓋的地方,最終也可安全地回到校園。

「Cynthia!」我對著空曠的校園大叫道。正當想舉步踏進操場時,我猶豫了。

屌,我學校個操場係有蓋操場嚟架!



但我還是抱著喪屍只是剛爆發的心態探著頭望向有蓋操場。幸好還沒有喪屍來襲,甚至有幾名學生站地原地四處張望。

「明明都已經就嚟早會啦,點解啲人都仲未返嚟既?」說這句話的,我想應該是學弟吧!他與朋友開始對這環境產生了不安感。

「會唔會其實今日唔洗返學架?」另一位學弟拿出手冊並確認著。

「其實……」我把話硬生生的吞回肚裡。還是那一句吧,說什麼香港有喪屍,只要你是正常人也不會相信這回事吧!我還是趕快上去藝術室找Cynthia吧!

但係……如果上面有喪屍呢……



「屌,理撚得咁多咩!救人要緊!」更何況,她是我女神,就算要上刀山落油鑊我也得要去!

「死就死啦!」

我深深的吸了口大氣,硬著頭皮便趕了上去二樓,也正是藝術室的所在地。

「Cynthia!」我亳不猶疑便踢開了大門,只見Cynthia戴著耳機,坐在畫版之前並陶醉於音樂之中,看似是沒聽到我呼喚著她。但見她充滿氣質的一舉手一落筆,竟看得我如癡如醉,一時忘了為何要找她。

「麥俊傑?你嚟呢到做咩?」

從她的口吻當中聽不見有半點好奇之心,只有憎恨之意,彷似不想看見我的蹤影,就算只是一秒也不想。

「我解釋唔到俾你聽,跟我走!」我拖著Cynthia的手,正想帶她離開這有很大可能讓喪屍入侵的地方。

「你痴咗線呀?」



果然,Cynthia一手便擺脫開我。

「出面有喪屍呀!我求吓跟我走啦,最多我帶你去到一個安全之後,我即刻離開你眼線範圍之內!」當兵的,只求女神人生安全,別無他想。

「痴撚線!」

Cynthia拋低了這一句後便離開藝術室。

我所講既野……係真架……

「呀!」誰不知當Cynthia一離開藝術室不到數秒後,便大叫道,想必是遇到了喪屍!

「Cynthia!」我推開了門後便捉著Cynthia的手逃離現場,這次她就沒有把手鬆開了。但……現在才不是該想這些事情的時候!



我不忙回頭一看,發現有兩隻喪屍正對我倆虎視眈眈!牠們的口滴著黑色的血,雙眼依舊無神的,但是移動的速度卻與正常人沒有分別!

「落咗去先再算!」

我在廁所門口拾起一把地拖作為武器,頭也不回的便從剛走上來樓梯跑回操場。但我還是算錯了一件事情……

屌,我學校個操場係有蓋操場嚟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