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依家應該做啲咩……」當我們抵達公園後,Cynthia便問了這一道連我也未能回答的問題。

「我地就暫時苟且偷安住先,之後既事之後再算啦。」我無奈地攤開雙手。我壓根兒想不到一個長遠的方法,我甚至連待會兒陰天該如何是好也沒有頭緒。

不過有一樣事情我是可以肯定的,這絕非一兩天便能解決的問題,很有可能我和Cynthia需要如此一直生活下去。

Cynthia與我不約而同地拿出手機查看著,幸好還有信號!我馬上打開討論區,裡頭的人也開始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認真一問,大家覺得我地點樣先可以生存到落去?」這話題,在這時候想必是任何人也感到莫大的興趣吧。



如果……所有生還者響埋一齊會唔會有個照應呢?

但這提議過份的理想化,人類到了這絕境時什麼人性的都會拋諸腦後。要是所有生還者都一起生活的話,恐怖沒有等到喪屍來襲,我們早已不攻自破。

「你估……政府佢地會唔會做啲野解決呢件事……」Cynthia直視著我,害我靦腆一臉,不敢回望著她。

「我諗佢地都應該幫唔到幾多架啦……」以我記得當中,看過了幾齣喪屍電影,壞結局的也為數不少。

如果要解決這次喪屍爆發,便需了解為何會出現喪屍,繼而再找出解藥。光是源頭我想也得找數天至數星期吧!但我相信以喪屍病毒的傳播性來說,不消一天便能把整個香港變成死城。



我回想起剛剛親眼目睹喪屍相食的情景時,自覺出了一點問題,但我卻說不出來令我產生這不安感的原因。

「喂,你覺唔覺得啱啱喪屍食喪屍好似有啲問題咁呀?不過我又講唔出係咩問題喎……你有冇咩頭緒呀?」我鼓起勇氣抬頭望向Cynthia,才知道她正吃著雪芳蛋糕。而當她想起剛剛的事情時,不禁把手上的雪芳蛋糕放下,表情甚是難受。

「你真係好黑人憎。」

「對……對唔住……」

「你係咪想講,佢地冇理由會食自己啲同伴?」Cynthia喝了口水,把嘴裡的雪芳蛋糕硬嚥下去。



「不過我地依家咩都唔知,我地一日未知佢地係點變喪屍之前,都唔可以掉以輕心。」我回望著四周,幸好還沒有什麼可疑的事物。

但眼見天空開始略過數片烏雲,我便深知若我們找不到一個安全地點的話,恐怕只會成為喪屍口中的亡魂。

「我地要諗吓之後去邊到好,呢到好快就會變得唔安全……」天氣的變化快得讓我焦急起來,彷如熱鍋上的螞蟻般。

「其實我……可唔可以返屋企睇吓我呀爸呀媽係咪變……」Cynthia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但我也能猜出她想帶出的信息。

「我同你講呀……我今朝返學既時候,我發現我呀媽變咗喪屍,佢仲差啲想殺咗我。」我仰首苦笑著,好讓淚珠沒跌下來。

「……」Cynthia正想說什麼安慰我,但卻沒說出口。

「放心,我無野。係呢?你屋企響邊呀?」我假裝堅強問道。

「西貢。」Cynthia重拾起雪芳蛋糕並咬了一口。



「係咪獨立屋嚟架?」我突發其想,要是獨立屋的話,不就正是我想找的安全地方嗎?

「嗯,做咩事呀?」Cynthia皺起眉頭,不知我心裡正打著怎樣的如意算盤。

「唔好講咁多啦,行啦!」我必須在下雨之前趕到Cynthia的家裡,不然事情就只會更加麻煩了。